送禮物的經濟學

Source: www.letters-from-santa-claus.com

現在才寫這篇文章好像有點遲,因為以下要介紹的是一篇名為”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的研究,顧名思義它就是要談談聖誕節所造成的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s﹞﹝註一﹞,但聖誕節已經過了一個月,所以說有點遲。可是這篇研究是想談談聖誕時送禮物所造成的無謂損失,春節快到了,在春節我們不是一樣會送禮物嗎?這樣仔細想想看現在正是寫這個題目的時候呢。到底送禮物有什麼問題?又為什麼會造成所謂「無謂損失」?

Joel Waldfogel是在1993 年發表這篇”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的,文中的經濟學模型並不複雜,原文使用了期望功用值﹝expected utility﹞和等優曲線﹝Indifference curves﹞來解釋,現在我試跳過較為技術性的部份,把模型的結論寫出來︰

  • 如果我不清楚你的喜好,而你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話,我送1000元的禮物給你,很可能會比我送1000元現金給你差,因為你拿著1000元現金還可以自己選擇買什麼,包括可以買到我買給你的禮物,所以送現金其實是送了更多的選擇給對方。換句話說︰如果剛巧對方是想用1000元買那份禮物的話,那你送禮物跟送 1000元的現金是一樣的,但如果不是,那送1000元現金讓他選擇如何用還是比較好的。如果我們用1000元送禮物,但對方覺得禮物只值少於1000元,那便有所謂「無謂損失」了。
  • 可是如果收禮物的一方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喜好,但作為送禮的一方卻很了解對方,情形不同了。因為你可以送一些對方不會買﹝或不懂去買﹞,但他很喜歡的東西, 這樣送禮物便有可能比送同等價格的現金好。所以,如果自問不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的人,就會傾向送錢多一點,相反就會傾向送禮物。

好了,說完理論,Waldfogel在1993 年的年初做了兩次調查﹝第一次86人,第二次58人﹞,第一次請大家寫下收到的禮物,請他們估量一下收到的那些禮物是用了多少錢買的,還有他們自己心中覺得那些禮物值多少錢,還記下了他們收到多少次「現金禮物」,也就是直接收現金或是現金券之類的東西。第二次除了這些外,還請他們記下他們和送禮人的各種資料。

一向我對於這種自我報告式﹝self reporting﹞的調查結果都不是十分抗拒﹝我知道有些人是很不相信這種調查的﹞,但不抗拒歸不抗拒,在閱讀這些統計數字時,要記著那些樣本是學生,可能會不夠代表性,或是他們會不會故意亂寫,又或是他們可能因為學了相關的經濟學理論而影響了他們的想法之類的問題。研究中有不少篇幅是為了增加這個調查的可信性而寫的﹝例如比較兩次調查的結果,或是解釋學生們收到的禮物也是來自不同階層的人之類﹞,詳情可參考原文。現在就假設大家都相信作者做了一個很好的調查,那麼他的調查告訴我們什麼呢?

首先,作者計算物品的價值和價格的比例,稱為”gift yield”,gift yield越高,代表禮物的價值越貼近價格,「無謂損失」也越小。由調查結果來看,平均gift yield 是83.9%,也就是說,送禮物所造成的「無謂損失」是價格的16.1%,而且不論禮物是便宜﹝$0-$25﹞還是貴的﹝$100以上﹞,percent yield 都保持在10%以上,這個估值也不受收禮物者的家庭收入影響,不會因為收禮物的人生在富有一些的家庭,他們便會收到和價錢更相符的禮物。

那麼,16.1%到底算是大還是不大呢?作者引述了Bureau of National Affairs 的報告,說1992 年美國人的假日送禮開支為三百八十億美元﹝$38 billion﹞,當然16.1%這個數字存在不小的誤差,我們也不應把某一個相對較小的調查計算出來的百份比盲目地乘上一個全國化的經濟數據便當成是對全國的統計結果。但重點是,因為「送禮」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大型的經濟活動之一,所以如果送禮真的造成什麼經濟上的無謂損失的話,那怕只是禮品價格的1%,也是會很大的數目。

但有趣的還不只這些,這項研究還計算了收禮物和送禮物雙方的關係如何影響gift yield的大小。在各個不同的關係組別中,朋友和男/女朋友﹝註二﹞的gift yield分別都 超過90%,父母和兄弟姐妹則是86%,可是其他親戚,如大姑媽二表嬸三舅父等等﹝註三﹞則只有64%,而祖父母輩則是63%。所以祖父母和其他親戚們送的禮物gift yield 最低,造成的無謂損失比例也較高。

不知有沒有說中了一些讀者們經歷呢?儘管我明白祖父母和父母都很愛我,但他們總是花了不少錢送一些我不想要的東西給我,反而是朋友間送的禮物雖然沒那麼貴重,但卻是比較合心意的東西。又或是有沒有遇過親戚們在亙相探望時總是要亙相買一些對方不想要的物品給大家呢?Mr Tomorrow就見過不少這種情況了。另外,我對於男/女朋友這個組別的gift yield 沒有超過100%有點失望,這可能是這個調查本身的問題,之後還會再提及。

回到上述的理論,剛才說如果自問不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的人,就會傾向送錢多一點,相反就會傾向送禮物。在調查中,祖父母輩有42.3%的禮物是現金或現金券,其他長輩親戚則有14.3%,父母是9.6%,朋友和兄弟姐妹約6%,而男/女朋友則是0%,和理論所預期的很相像,對自己的喜好﹝似乎﹞比較了解多些的會多送禮物,但祖父母則會多送現金。當然這只是說調查結果和理論相符,這個現象可以有很多其他解釋的。最明顯的﹝相信大家也想到的﹞就是祖父母送錢不會不好意思,但如果送錢給男朋友感覺會很怪吧﹝不知如何說,總之是怪怪的﹞,這份研究文獻中也有提及這個解釋,但卻沒有告訴我們哪一個解釋好一點。但不要忘記,如果這個理論是對的,這便代表你送現金給你女朋友的話是代表你自問不知道她想要什麼,這也可以令人很不高興哦 =p。

正如Waldfogel在文章一開首便說,很多經濟報告都會說節日怎樣剌激消費,帶動經濟,但卻沒有留意這些消費是不是有效率。經濟數據最終也是為了計算人們的福利﹝Welfare﹞而建立的,如果因為某些原因,令人們消費在不對的地方,我們不可以因為看到那個國民生產總值的數據上升便閉眼說這些都是好現象。由此可見這種「無謂損失」的計算也是有其價值的。此外,政府也是一個常常「送禮」的機構,到底它送禮是不是送得有經濟效率,也是一個重要課題。

關於這篇研究,還有以下數點希望大家留意。

Source: http://www.homeaway.com/

Source: http://www.homeaway.com/

這篇研究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在於那個「價格」的估量,文中的「價格」是「收禮物的人對禮物的價格的估計」,而不是真正的價格。如果問題只是他們會「猜錯」的話還好,因為有些人猜多, 有些人猜少,只要人數多,平均來說便大概對了。可是問題在於他們在估量那個禮物的價錢時,很多時受到他認為那物品值多少錢影響。例如如果我知道某手錶可以用2000元買到,我便總是覺得它會對我來說值少於2000元,又或者是倒過來,我覺得某物品值2000 元的話,我便不會猜想我可以用100元買到它,即使其實是可以的。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報告的價值總是低於價錢。可是以這份研究用的調查資料應該是沒法做得更好的了,如果有其他研究,可以用更客觀的方法得出禮物的價錢的話,便能更準確的估量gift yield。

還有,那個調查的原文是明確提示”Apart from any sentimental value of the item”和”not counting the sentimental value of the gift”的, 意思是對物品的價值估量時,不要把個人感情都計算在內。這種調查的問題設定是有它的原因的,如果不是這樣,男/女朋友的gift yield可能會變成無限大,因為人人都說自己的那件禮物是無價之寶啊 =D。而且,這種「紀念價值」是和人有關多於和物件有關,所以不應計算在物品價值之中。試想想一件十分有紀念價值的物品,不會因為擁有兩件,便會多一倍的價值,所以把物品本身的價值和紀念價值分開計算是有道理的。可是這只是說這種sentimental value在計算上很難做到,我們不可以因此便說「送禮」沒有在社會上創造這方面的價值。反過來說,如果送禮真的在社會上創造了一些額外的快樂,額外的價值,那麼我們在談送禮是不是造成了「無謂損失」時便沒有這麼簡單了。

事實上這個調查還有很多其他問題,如果對實驗經濟學有興趣的讀者們還可以看看其他相關的文章,這是1993 年的研究﹝十多年前了吧﹞,之後還有很多其他人作了差不多的調查﹝但結果卻和這個調查很不同﹞,也有些是嘗試解釋為什麼不同的研究有不同的結果。好像Solnick and Hemenway(1996), List and Shogren(1998),Ruffle and Tykocinski(2003)。

最後,或許有人認為經濟學家比較冷血,總是講效率,不明白送禮的文化,心思之類的。可是如果只是說在不了解對方需要時,送現金是比較有效率,我覺得也是無可厚非的。看到不少年輕新婚夫婦叫朋友們不要送禮物,免得收到三隻水晶馬不知放在那兒,或是較熟悉的朋友們都直接問對方想要什麼禮物,不怕不好意思。到底這應該算是不明白文化,還是只是大家可以放下不必要的禮節,就見仁見智了。

春節快到了,說來中國人在春節會派紅包,大吉大利之餘,其實也算是一種現金禮呢。作為收紅包的小孩子當然會覺得這是一個好的習俗啊﹝不管是不是有經濟效率﹞﹗在這兒和大家拜個早年,恭喜發財,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Source: http://www.sheknowsparties.com/

Source: http://www.sheknowsparties.com/

註一︰我是查Wikipedia才知道Deadweight loss是譯作「無謂損失」的,無謂損失是指當大家停留在不是帕累圖最優的分配時的損失。換句話說本來我們是不用生產更多物品便可以令大家變得更好的,現在我們沒有這樣做,所以便造成一些「損失」了。﹝有關帕累圖最優可以參考wikipedia 或是之前的文章「為什麼我喜歡自由市場」﹞

註二︰原文寫的是significant other,所以也可以是夫妻關係,但既然是學生們,我猜很多都還未結婚吧。

註三︰外國人真方便,因為不論是大姑媽二表嬸三舅父都是叫Uncle/Aunt的,總之這個組別就是Uncle/Aunt 吧。

相關文章︰

Waldfogel, Joel, “The Dead 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3

Solnick, Sara J. and Hemenway, David.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6

List, John A. and Shogren, Jason F.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8

Ruffle, Bardley and Tykocinski, orit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2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sutl

    送禮文化本身不就是要創造多餘消費嗎?
    一般消費都建立在需要或想要上面,禮物對受贈方常常是不需要也不想要,這樣就出現了第三種消費了。

  • sutl

    送禮文化本身不就是要創造多餘消費嗎?
    一般消費都建立在需要或想要上面,禮物對受贈方常常是不需要也不想要,這樣就出現了第三種消費了。

  • oversky

    不知這裏的估價是指平常的標價還是感恩節的特價?在美國 X’mas 的禮物很多都是在感恩節特價時買的,有些折扣很誇張,像平常一支 $50 的滑鼠可能 Free after rebate。

  • oversky

    不知這裏的估價是指平常的標價還是感恩節的特價?在美國 X’mas 的禮物很多都是在感恩節特價時買的,有些折扣很誇張,像平常一支 $50 的滑鼠可能 Free after rebate。

  • Mr. Tomorrow

    oversky: 這兒的估價是受禮物的人估計買禮物的人用了多少錢…..當然大家都是美國人,多少也會猜到大家可以在感恩節特價時買禮物……………..但文中已說了,不論如何,這個估出來的價是仍是有點問題的。

    sutl: 所以我才問,這種「第三種消費」是不是真的有意義?因為如果只著眼消費額的數字上的話,送禮文化是令消費額是上升了,但如果人們沒有得到相應的快樂或功用,這個消費額上升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數字罷了。

  • 小光

    送禮不只是一個經濟活動,同時也是社交活動與文化活動
    甚至它在社交與文化上所能產生的價值可能遠大於其經濟價值

    送禮這個行為所能產生的效用,不只是物品本身的價值
    如同你說的,也包括收禮物的人的感受
    另外還包括了送禮人的感受、以及兩方在互動的時候所產生的交互效用

    雖然你說「把物品本身的價值和紀念價值分開計算是有道理的」
    但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並不表示挑選其中一個較容易計算與處理的部份來做研究,是有意義的
    如果挑選了較不重要的部份來研究,忽略其他更重要的部份
    研究出來的結論充其量只是滿足某些好奇心、製造一些樂趣而已…

  • 小光

    送禮不只是一個經濟活動,同時也是社交活動與文化活動
    甚至它在社交與文化上所能產生的價值可能遠大於其經濟價值

    送禮這個行為所能產生的效用,不只是物品本身的價值
    如同你說的,也包括收禮物的人的感受
    另外還包括了送禮人的感受、以及兩方在互動的時候所產生的交互效用

    雖然你說「把物品本身的價值和紀念價值分開計算是有道理的」
    但在說這句話的同時,並不表示挑選其中一個較容易計算與處理的部份來做研究,是有意義的
    如果挑選了較不重要的部份來研究,忽略其他更重要的部份
    研究出來的結論充其量只是滿足某些好奇心、製造一些樂趣而已…

  • sutl

    我覺得早期送禮是一種社交活動,後來是商人把它演變成經濟活動,例如日本的白色情人節就是糕點協會發起的。
    說到行銷,我覺得日本的協會系統化行銷做得很徹底,例如食物/醫療/建築裝潢等節目,直接赤裸裸的行銷,反而沒有反對的著力點。

  • sutl

    我覺得早期送禮是一種社交活動,後來是商人把它演變成經濟活動,例如日本的白色情人節就是糕點協會發起的。
    說到行銷,我覺得日本的協會系統化行銷做得很徹底,例如食物/醫療/建築裝潢等節目,直接赤裸裸的行銷,反而沒有反對的著力點。

  • http://blog.nien.tw Daniel

    有意思的研究, 前面網友的意見也非常的好. 以我們家的情況, 我爸不喝酒, 但每逢佳節就是會收到一堆洋酒… 這些酒後來就再度被轉送給別人了.
    話說回來, 也許這些酒也不是 “第一手” 禮物~ haha, 所以在考慮送禮所帶來的消費增加, 還要考慮這種 “二手禮物” 的因素呢~

  • http://blog.nien.tw Daniel

    有意思的研究, 前面網友的意見也非常的好. 以我們家的情況, 我爸不喝酒, 但每逢佳節就是會收到一堆洋酒… 這些酒後來就再度被轉送給別人了.
    話說回來, 也許這些酒也不是 “第一手” 禮物~ haha, 所以在考慮送禮所帶來的消費增加, 還要考慮這種 “二手禮物” 的因素呢~

  • 路過的香港人

    外國新婚夫婦有所謂的gift list,將自己要的列表,從而避免了不必要的禮物(又是水晶馬喇,其實水晶燈就行呀);亦令送禮者不必直接送上現金。

  • 路過的香港人

    外國新婚夫婦有所謂的gift list,將自己要的列表,從而避免了不必要的禮物(又是水晶馬喇,其實水晶燈就行呀);亦令送禮者不必直接送上現金。

  • http://qixianglu.cn forcode

    《牛奶可乐经济学》里也讨论过这个问题,简单地说:送礼有机会让对方得到他想得到但理智情况下却又舍不得自己花钱买的奢侈品。

    为什么断泽西一家电信会司宁原奖励员工一辆“免费”的宝马汽车,而不是等位的现金呢?
    倘若一家公司聘不到也留不住足够的合格员工,经济学家给出了一个现成的解决办法:提供更高的薪水。可一些雇主似乎采用了一种不同的策略。例如,新泽西赫尔英截尔(Holmdel )的 Arcnel,无线通讯公司,为在本企业效力一年以上的所有员工提供一辆“免费”的宝马汽车,希望借此降低招幕和培训新员工的成本。其他几家使用了类似奖励制度的会司,据说也取得了成功。
    当然,这些车并不是真正免费的。一辆车每年的租货和保险费是 9000美元;拿到车的员工必须向税务局申报这笔“领外收入”。于是我们碰到一个难解之谜:如果公司直接在员工年薪上多加 9000美元,而不是给一辆车,没有人的利益会受损,有些人甚至还能得利。
    毕竞,要是哪名员工真的想要一辆宝马车,完全可以自己花钱租一辆。再说了,虽说宝马是辆好车,可对于那些不想要它的人,总还可以拿着每年多出来的 9000美元去干点别的事。那么,为什么公司宁愿给车,而不直接给现金呢?
    从本质上来说,这很类似家人和朋友之间互送礼品。为什么你要送给表弟一条他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戴的领带,而不直接给他钱,让他把钱花在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上呢?
    有人会说,这是因为给钱太容易,而特意花时间选礼物更能表达诚意。这个解释用在小礼物上似乎挺合适,可显然没法套用到豪华汽车上。
    经济学家理查德 · 泰勒给出了一个更合理的说法,根据他的观察,最好的礼物往往是让我们自己买的有点舍不择的东西。他问,妻子用跟丈夫的联名户头买了一套价值 1000美元的钛钢高尔夫球具,可为什么丈夫还很高兴呢?或许因为他很想要这套球具,可自己买又觉得太奢侈。有别人帮他做了这个抉择,他就能开开心心地享用自己的高尔夫球杆,又无需愧疚。
    从这个角度思考送礼的优点在于,它为送礼者提供了合理的建议。不妨看看这个假设实验:在以下若干价值相等的物品中,哪一个最适合送给亲密朋友当礼物?
    ·花 20 美元买 1 磅澳大利亚坚果或 10 磅花生;
    ·送一张 75 美元的高档餐厅就餐券,只能吃一顿.或是 75 美元的麦当劳就餐券,可吃15顿;
    ·花 30 美元买 4 磅野生稻米或50磅本大叔速食稻米;
    ·花 60 美元买一瓶 750 毫升装的珍藏干邑红葡萄酒或 10 加仑廉价白酒:
    ·恐怕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一项吧。
    我们似乎可以用同样的逻样,来解释 Arcnet 和其他公司时送宝马车的理由。说不定你觉得很难开口对大萧条年代出生的爸妈说,你买了一辆比丰田佳美贵两倍的汽车;或者你担心邻居们会觉得你这人装腔作势;又或者你一直想要一辆宝马,可妻子坚持要先重新装修厨房。
    公司送你一辆礼物车,能打消上述所有顾虑。从公司的角度来看还有一个额外好处,给所有长期效力的员工一辆豪华汽车,比给新招幕的员工加薪(这种做法如今也越来越普遍),招致的怨恨情绪更少。
    美国劳动力市场会继续朝着以物代薪的方向发展么?不大可能,因为Arcnet 的做法并不适合其他雇主。比如,汉堡王连锁店的老板们,碰到店员人手短缺,恐怕不会拿出辆二手福特车做奖励吧。需要非技术性工作人员的雇主,大概会继续采用提高薪资的老一套做法。
    但以物代薪的薪资方式,很可能在需要熟练技术工人的行业发展开来。因为这些企业面对的是持久的劳动力不足状况,他们想要招聘和挽留的员工,对新款豪华品更为敏感。
    随着这一趋势的发展,所送礼品也可能会发生变化。这一策略能够成功达到目的,取决于礼品能否让员工感到兴奋,而这一点,完全取决于当时当地的环境。 1991 年,畅稍小说作家约翰 · 格雷森姆( John Grisham )在 《 黑色豪门企业 》 (Firm)一书中写到,年轻律师得到一辆崭新的宝马作为签约奖励,大多数读者恐怕吃惊不小,即便到了今天,同样的做法也会吸引媒体的注意力。可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采取这种做法,它最终不可避免地会丧失原有的冲击力,届时雇主们将不得不提高待遇。总有一天,才能出众的咨询师和投资经理,也许会因为雇主给的奖励不如保时捷跑车般贵重或不如到墨西哥度假般奢侈而心生怠慢吧。
    在传统的经济模型假设中,人们有着明确的目标,并卓有成效地力求实现。可近来行为经济学所做的研究显示,在很大程度上,人们所做的选择,源于一种想要构建、保持个人或群体认同的心理动机。这一观察有助于解释不少从传统经济模型来看逻辑不太明显的选择。

  • http://qixianglu.cn forcode

    《牛奶可乐经济学》里也讨论过这个问题,简单地说:送礼有机会让对方得到他想得到但理智情况下却又舍不得自己花钱买的奢侈品。

    为什么断泽西一家电信会司宁原奖励员工一辆“免费”的宝马汽车,而不是等位的现金呢?
    倘若一家公司聘不到也留不住足够的合格员工,经济学家给出了一个现成的解决办法:提供更高的薪水。可一些雇主似乎采用了一种不同的策略。例如,新泽西赫尔英截尔(Holmdel )的 Arcnel,无线通讯公司,为在本企业效力一年以上的所有员工提供一辆“免费”的宝马汽车,希望借此降低招幕和培训新员工的成本。其他几家使用了类似奖励制度的会司,据说也取得了成功。
    当然,这些车并不是真正免费的。一辆车每年的租货和保险费是 9000美元;拿到车的员工必须向税务局申报这笔“领外收入”。于是我们碰到一个难解之谜:如果公司直接在员工年薪上多加 9000美元,而不是给一辆车,没有人的利益会受损,有些人甚至还能得利。
    毕竞,要是哪名员工真的想要一辆宝马车,完全可以自己花钱租一辆。再说了,虽说宝马是辆好车,可对于那些不想要它的人,总还可以拿着每年多出来的 9000美元去干点别的事。那么,为什么公司宁愿给车,而不直接给现金呢?
    从本质上来说,这很类似家人和朋友之间互送礼品。为什么你要送给表弟一条他恐怕一辈子也不会戴的领带,而不直接给他钱,让他把钱花在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上呢?
    有人会说,这是因为给钱太容易,而特意花时间选礼物更能表达诚意。这个解释用在小礼物上似乎挺合适,可显然没法套用到豪华汽车上。
    经济学家理查德 · 泰勒给出了一个更合理的说法,根据他的观察,最好的礼物往往是让我们自己买的有点舍不择的东西。他问,妻子用跟丈夫的联名户头买了一套价值 1000美元的钛钢高尔夫球具,可为什么丈夫还很高兴呢?或许因为他很想要这套球具,可自己买又觉得太奢侈。有别人帮他做了这个抉择,他就能开开心心地享用自己的高尔夫球杆,又无需愧疚。
    从这个角度思考送礼的优点在于,它为送礼者提供了合理的建议。不妨看看这个假设实验:在以下若干价值相等的物品中,哪一个最适合送给亲密朋友当礼物?
    ·花 20 美元买 1 磅澳大利亚坚果或 10 磅花生;
    ·送一张 75 美元的高档餐厅就餐券,只能吃一顿.或是 75 美元的麦当劳就餐券,可吃15顿;
    ·花 30 美元买 4 磅野生稻米或50磅本大叔速食稻米;
    ·花 60 美元买一瓶 750 毫升装的珍藏干邑红葡萄酒或 10 加仑廉价白酒:
    ·恐怕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一项吧。
    我们似乎可以用同样的逻样,来解释 Arcnet 和其他公司时送宝马车的理由。说不定你觉得很难开口对大萧条年代出生的爸妈说,你买了一辆比丰田佳美贵两倍的汽车;或者你担心邻居们会觉得你这人装腔作势;又或者你一直想要一辆宝马,可妻子坚持要先重新装修厨房。
    公司送你一辆礼物车,能打消上述所有顾虑。从公司的角度来看还有一个额外好处,给所有长期效力的员工一辆豪华汽车,比给新招幕的员工加薪(这种做法如今也越来越普遍),招致的怨恨情绪更少。
    美国劳动力市场会继续朝着以物代薪的方向发展么?不大可能,因为Arcnet 的做法并不适合其他雇主。比如,汉堡王连锁店的老板们,碰到店员人手短缺,恐怕不会拿出辆二手福特车做奖励吧。需要非技术性工作人员的雇主,大概会继续采用提高薪资的老一套做法。
    但以物代薪的薪资方式,很可能在需要熟练技术工人的行业发展开来。因为这些企业面对的是持久的劳动力不足状况,他们想要招聘和挽留的员工,对新款豪华品更为敏感。
    随着这一趋势的发展,所送礼品也可能会发生变化。这一策略能够成功达到目的,取决于礼品能否让员工感到兴奋,而这一点,完全取决于当时当地的环境。 1991 年,畅稍小说作家约翰 · 格雷森姆( John Grisham )在 《 黑色豪门企业 》 (Firm)一书中写到,年轻律师得到一辆崭新的宝马作为签约奖励,大多数读者恐怕吃惊不小,即便到了今天,同样的做法也会吸引媒体的注意力。可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采取这种做法,它最终不可避免地会丧失原有的冲击力,届时雇主们将不得不提高待遇。总有一天,才能出众的咨询师和投资经理,也许会因为雇主给的奖励不如保时捷跑车般贵重或不如到墨西哥度假般奢侈而心生怠慢吧。
    在传统的经济模型假设中,人们有着明确的目标,并卓有成效地力求实现。可近来行为经济学所做的研究显示,在很大程度上,人们所做的选择,源于一种想要构建、保持个人或群体认同的心理动机。这一观察有助于解释不少从传统经济模型来看逻辑不太明显的选择。

  • Mr. Tomorrow

    小光︰我也贊成你所說,送禮在社交與文化上所能產生的價值可能遠大於其經濟價值。所以我也認為這個研究不可以得出送禮是浪費這種結論。但這研究最少提出了一個研究方法讓我們可以探討禮物的價值,我不覺得這是毫無意義的。

    sutl︰商人推廣一個節日來鼓勵大家送禮,是廣告的一種吧,我覺得這種手法沒什麼問題,如果弄一個有氣氛的節日出來,令大家開開心心,這也是生產的一種,和我們實實在在的造一件物品出來沒有什麼分別。

    Daniel: hahaha 終於有人說這一點,我覺得「禮物轉送」其實是很好的研究題目,我曾提議做這種研究,但教授們都不感興趣,所以就作罷了。

    路過的香港人: 其實香港也有很多人會用gift list 啦….不知台灣有沒有?

  • Mr. Tomorrow

    forcode:
    這個年頭很多人都走出來搞「反傳統」經濟學,但我覺得牛奶可樂經濟學對送禮物這種現象的解釋的可取之處,就是這種解釋,比其他行為經濟學的解釋更易用傳統經濟學模型去建構出來。

    很多行為經濟學是建構在一些奇怪的行為模式上,好像人會自相矛盾之類,這種解釋住住很難和傳統經濟學的理論共存,但牛奶可樂經濟學中的解釋,正正是在傳統的消費模型上,加上「making decision is costly」﹝作決定是有成本的﹞這種想法。試想想,如果我自己去決定買一輛名貴的車,會有很大的成本﹝給父母責難之類﹞,這樣有人替我作決定,就好像是替我完成了一件困難的事一樣,這樣在經濟學上我們會視會生產的一種,所以這樣送禮也是直接為這個社會創造了價值的一個行為。
    ==========================================

    給其他讀者們︰
    也許有些事情是要說清楚,我知道要解釋人為什麼要要送禮物,這個世上有千千萬萬個解釋,waldfogel 有解,上面的小光,stul ,牛奶可樂經濟學,都有不同的解釋,但這篇研究的重點不是單單要為這個行為作解釋,而是找出一個方法,讓我們可以比較各種理論。

    比如說,如果牛奶可樂經濟學是對的,就是說送禮的人替收禮的人作了一個決定,令他們可以在自己不作決定之下,買到想要的物品,這樣如果我找那些收禮物的人作一次waldfogel的實驗,gift yield 便應該是很高才是,所以waldfogel便是提供了一個讓我們可以研讀牛奶可樂經濟學中的理論的方法了。

    由這種角度看,他們其實是在解答不同的經濟學問題的。
    ﹝查德泰勒自己也有寫他對送禮理論的另一種實証方法,不過太長了,有機會再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