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始終順從人性之後?當電腦與網路接管了生活

Posted by Mr. Monday

本文並可在 <Download! 網路密技王No.6> 雜誌中看到。這一次的專欄可以說是延續上一次的主題 (雖然是在兩本不同的雜誌上),在這一次的文章中,我對於網路所帶來的未來提出了一些想法以及質疑,分別是資訊焦慮症、過度虛擬化以及效率的過度泛化問題。同樣的這一篇一樣有點長,請有興趣的朋友耐心服用,謝謝。

===============文章開始 =================

電腦,應該是這個年代的代名詞,我們的生活中已經離不開了電腦;然而讓電腦如此離不開我們的生活的,其實是網路的興起。網路讓各個電腦可以被串連起來,被串連起來的電腦,可以經由網路彼此溝通協同合作,不過被串連起來的不僅僅是電腦,資訊被串連了,最重要的是,個人也經由網路被串連起來了。

電腦跟網路的科技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方便了,藉由電腦以及網路,我們的工作效率以及產出也增加了,世界快速地進步著,似乎一切是這麼的美好。而我們越朝著所謂的知識經濟的社會前進,電腦就跟我們越緊密不可分割。不過,就如同事物有各種面向一般,當我們享受著巧克力所帶來的甜美之時,我們也要小心著過量的巧克力也可能會帶來肥胖以及蛀牙的問題。

人性是最難改變的,因此,Nokia 最著名的設計標語是「科技來自於人性」,是要我們明瞭人性,設計出符合人性的產品,讓我們方便使用。然而當科技完全順服人性時,人性的許多缺點,也就會隨著科技而被放大了。像是好用的炸藥,如果不是拿來炸山洞的話,就會拿來炸我們理念不和以及利益牴觸的「敵人」。同樣的,電腦跟網路在過度使用之下,也會影響到個人的健康,或者是社會的安全;對於個人的影響,在重度的電腦玩家中尤其明顯,當然,大部分的重度玩家並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傷害。因為真正的傷害,總是要在明顯發生之後,大家才會明瞭這是怎麼一回事。這邊我試著提出幾個可能產生的問題,以及這些問題能夠被解決的可能性。

資訊焦慮症(Information Anxiety)

根據Richard Saul Wurman的《資訊焦慮》這本書對於資訊焦慮的解釋是:「資訊焦慮源於『我們真正了解的』與『我們以為應該了解的』之間日益擴大的鴻溝,資訊爆炸空留鉅量的事實,卻又令人更渴望於『知』;資訊焦慮是資料與知識間的黑洞,資訊一旦無法滿足人們想要或需要知道的,我們的病情會特別嚴重。」如果我用白話一點的方式來解釋這一段話的話,所謂的資訊焦慮就是對於現有資訊有過多的貪念。貪多,這是我們的人性;而對事情期望能夠有掌控性,這也是我們的人性。因此,當過多的資訊沒辦法被有效掌控的話,我們就會產生不安全感,甚至產生焦慮感。

電腦越來越進步,硬體越來越便宜,硬碟的容量越來越大;網路速度越來越快,上網越來越方便,下載東西的成本也越來越低。然而,正因為取得資訊以及儲存資訊的成本降低了,因此在貪念的驅使之下,我們就像松鼠一般,忙碌地找尋松果,然後將這些松果蒐集在我們自己的空間之中。對於這些東西,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真正需要它們,好一點的狀況,我們只是浪費了時間蒐集了我們一輩子可能也不會看的東西;壞一點的狀況,我們可能因為累積了一堆沒看的東西而感到焦慮,甚至這些焦慮還危害到了自己的健康,那簡直就太糟糕了。

我有朋友,他是很厲害的電腦玩家,我們朋友之間都笑稱他是人體搜尋引擎,因為只要想找什麼資料,找不到,問他就是了。他每天訂閱了大量的RSS、在BBS上面他也訂閱了許多的看板,除了一些資訊的版面之外,他也觀看了很多朋友間的版面。當然,只要是重度的電腦玩家,就一定會用IRC,IRC是一種聊天室的機制,對於重度玩家的好處是,透過IRC上面的聊天室,他們可以無時無刻掛在上面。最好的是,雖然他們有一段時間無法在聊天室上面,但是他們卻可以時時回頭觀看前面的聊天訊息。因此,任何的聊天訊息他也是不會錯過的。不過,人的一天只有24小時,因此,當他工作一忙起來的時候,很多資訊累積沒有看時,他就會覺得很焦慮,覺得好像還有事情沒有做完。這實在不是一個很好的狀況,因為這會危害到他的健康,而的確他的健康也因此被危害了。

我有很多的重度電腦使用者的朋友,當他們發現我一些「奇怪」的行為時,他們無法理解。我在看任何文章時,幾乎都是跳著看,我的朋友因此不是很諒解為什麼我不把每一篇文章都好好看過去,我給他的答案是:「因為那些標題是我不感興趣的」,然後他會說:「搞不好是有些標題沒有下好」,然後我的回答是:「如果他想要引起我的興趣的話,他的標題應該就要下好」。對於很多事情,我很習慣用緣分這件事情來看它。因此,對於沒看到的內容我不會有任何的愧疚或是罪惡感,而我也建議資訊的重度使用者能夠以更豁然的態度來看待資訊這麼一回事。

如果這些事情真的這麼重要,那我們就會放在最高的優先次序來解決了;如果你發現,你有些資訊其實兩三天,甚至一個禮拜沒看,並不會影響到你的生活時,你可以不必介意有沒有去看它。因此,當我的朋友在努力增加Google Reader裡面的RSS訂閱量時,我卻是反其道而行;我大概每過個半年,就會退訂個幾十個到百個RSS。這是因為我瞭解到我的時間有限,我的能力有限,因此,除非是我真正長期關注的RSS,不然它們最終都會被我退訂。

因此,擺脫資訊焦慮症的最好方式,就是好好的管理自己的資訊。而所謂的好好的管理自己的資訊,就在於瞭解自己真正所重視的資訊,並且瞭解到世界的資訊是非常浩瀚的。如果你無法瞭解你自己真正所關注的資訊,或許可以利用一些工具來幫助你。像是Google的RSS Reader提供了一個稱之為「趨勢」的功能,裡面紀錄了一些你的閱讀習慣,以及所訂閱的RSS的活躍程度,而根據這些資訊,你就可以定期清理一些你不是那麼常光顧的站點了。

因此,對於資訊焦慮,我的中肯建議是,暸解自己的渺小,並暸解自己真正的需求。我以前喜歡去吃吃到飽的店,但是我現在一點都不喜歡這種店,即使到這種店,我也儘量吃到八分飽就好。吃的過多,對身體是一種負擔;同樣的,看的過多,也是一種負擔。

過度虛擬化
網路所帶來的好處,不僅僅是資訊上面查詢的方便,也包括了資訊流通的便利。其中一點,就是溝通變容易了,溝通的成本下降了。不過也正是因為透過網路溝通非常方便的原因,讓許多的網路重度使用者開始有過度虛擬化的傾向。

這些過度虛擬化的行為包括時常跟朋友在MSN或是BBS或是聊天網站上面聊天,許多的聊天對象或許一次面也沒有見過。當然,過度的虛擬化也會傾向於將自己的實體資訊全都虛擬化,因此,現在熱門的社群網站讓大家可以在上面時時跟朋友做虛擬的互動,隨時更新自己的資訊或是心情狀況。當然,有時候這些活動還不滿足於這些人,因此像是類似Twitter的網站最近開始爆紅,這個網站的好處是,每個人都可以隨時在Twitter上面碎碎唸,而這個碎碎唸的用意似乎就是要無時無刻地強調自己的存在。於是,再過多的資訊當中,大家所要訂閱的東西又多了一項—不僅僅是你朋友的Blog或是在BBS上面的個人版,還包括了他的碎碎唸。而另外一項過度虛擬化的極致就是線上遊戲,許多年輕朋友沉迷於網路電玩遊戲的聲光效果之中,沉溺在網路電玩遊戲的勝負之中,其人際關係就建築在虛擬遊戲的團隊之上。

這樣子的過度虛擬化,有幾件事情是令人擔心的。因為過度虛擬化是將實體整個虛擬化到網路上面,因此,在用電腦的時間增加了,而且是大幅增加。過度的增加虛擬世界的互動,往往就會跟真實的社會互動脫節。這些善於在網路上面跟人互動的網路玩家,許多人在真實世界上面反而不知道該如何跟真人對應,往往過於害羞;而在虛擬世界中,彼此又因為「美好的虛擬化」的原因,因此許多對於未曾素面的網友產生了過度信任,然後許多的社會悲劇就這樣子發生了,包括了詐騙或是強暴案等等。而對於所謂的隱私權來說,這些過度虛擬化的資料,對於這些太過年輕的使用者來說或許還未充分考量過,等到他們真正在意他們的隱私權的時候,這些在網路上面資料往往已經不可磨滅了。而過度虛擬化,對於彼此的友誼之間或許還會有所謂的過度負擔,我一向認為「君子之交淡如水」,或許在新的世代,這句話並不適用在他們現在的年紀;但是,過度負擔的虛擬人際關係將會影響到彼此之間的正式友誼。

然而,我們的世界似乎並沒有意思要擺脫過度虛擬化的問題,許多的商業公司反而還大量提倡虛擬化,像是許多的公司就在Second Life裡面設置會議室,並要求員工在裡面用Avatar來開會。我知道虛擬會議可以節省交通往來的成本,但是我卻不太能夠理解虛擬化的會議為何會比視訊會議來的好。虛擬化的會議,可能只是逢迎這些沉溺於虛擬化社會中的世代,但是完全虛擬化的溝通卻不是最好的溝通方式。我依然相信,面對面的溝通是最好的溝通;如果可以的話,你總是想要牽起你情人的手,而不是牽起那個滑鼠吧?

過度效率化的泛化
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是互相影響的,我們藉由一個經驗來認知另外一個經驗。因此,我們在設計電腦介面時,為了讓電腦介面更方便使用者使用,我們會先瞭解人對這個世界的認知,然後再將對這個世界的認知經過譬喻的方式來設計介面。像是電腦中的刪除,我們就會用垃圾筒的符號來代表,因為在現實中,垃圾桶代表的就是裝不要的東西,這樣子的設計就很容易被大家理解。

同樣的,電腦在經過長期使用之後,也會變成我們認知經驗的一部份,對於電腦的使用經驗會逐漸泛化到我們日常生活之中。像是我們現在用電腦所使用者的網路頻寬越來越大,電腦的效率越來越高,因此我們所得到的都是及時的回應,對於兩三秒的等待我們會認為是天長地久。這樣子的經驗,如果在搭配上過度虛擬化的歷程之後,對於這樣子認知的泛化或許會更加明顯。因此,對於實體上面的互動,我們也會要求快還要更快,對於所有的回應,我們都期待能夠是及時的回應,我們變得不太能夠等待,也就是說,我們的耐心降低了。

電腦和網路可以大幅提高我們處理事務的速度和效率,然而高效率的反應其中的必要條件是電腦自動化以及網路的介入。然而,還是有許多的服務或是互動,並不是由電腦完成,而是經由人手完成。然而,對於這樣子泛化的認知,就會讓我們認為所有的服務都應該要更快更及時。我們忽略了人跟電腦之間的差異,因此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緊湊,因為我們要趕上電腦的腳步。我們利用電腦來認知這個世界,而電腦也的確改變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然而如何讓我們如何放慢腳步,或許比如何讓我們增進「效率」更值得被探討;因為或許我們對「效率」恐怕已經有所誤解。

結論

科技的發明應該是要讓人生活過得更美好、更方便才是。然而就如同我在文章一開始所述,我們發明了電腦、發明了網路,我們同時會享受它所帶來的好處,但是卻也會被它所帶來的壞處困擾著。然而這些壞處的產生並不是因為它有生命力而自行產生,而它的壞處正是反映了人性上的不完美。

因此,暸解科技所能夠達到的限度以外,我們如果要能夠充分的駕馭這項科技,我們應當要暸解我們自身的人性。透過對科技上的瞭解,我們知道電腦所能夠達到的限度;而透過對於人性上面的瞭解,我們會知道我們所應該要讓電腦達到的限度,以及所應該要呈現的互動限度。比如說,我知道使用電腦會讓我沉浸再虛擬的世界中太久,因此我灌了一個叫做「EyeLoveU」的軟體,它會定時提醒我該起來活動活動筋骨,或是該去上床睡覺了。未來的電腦軟體,應該是要如此充分考量人性來設計,因為,完全順服人性的科技,或許帶來的不是便利,而是痛苦,就像吃了過多的巧克力一樣;然而你我總是忍不住想多吃一口。

圖片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RSS

    “我大概每過個半年,就會退訂個幾十個到百個RSS。”
    噗… 那也要事先有訂閱那麼多才有的退呀~
    有時我認為RSS的搜尋 比入口網站更能找到我更關注的東西
    更精確的搜尋 個人覺得RSS只能一直增加 退不得
    你可以把不常看的分類好放到同一個資料夾
    至少當你搜尋時不會遺漏掉那些退訂的

  • RSS

    “我大概每過個半年,就會退訂個幾十個到百個RSS。”
    噗… 那也要事先有訂閱那麼多才有的退呀~
    有時我認為RSS的搜尋 比入口網站更能找到我更關注的東西
    更精確的搜尋 個人覺得RSS只能一直增加 退不得
    你可以把不常看的分類好放到同一個資料夾
    至少當你搜尋時不會遺漏掉那些退訂的

  • http://uiui.mmdays.com Mr. Monday

    這真是非常好的建議啊 :)
    謝謝囉 :)

  • http://uiui.mmdays.com Mr. Monday

    這真是非常好的建議啊 :)
    謝謝囉 :)

  • T.Ch.

    看畢作者文章,幸发覺自己似乎無患上資訊焦慮症,我十分同意這話:
    “對於很多事情,我很習慣用緣分這件事情來看它。因此,對於沒看到的內容我不會有任何的愧疚或是罪惡感” 自己也是以緣分來辦事。沒看到的內容有緣分再看,無緣的say goodbye。
    另外,十分欣賞作者會自覺吃八分飽,
    因為有研究指,人吃正餐七至八分飽对身體最有好處。

  • T.Ch.

    看畢作者文章,幸发覺自己似乎無患上資訊焦慮症,我十分同意這話:
    “對於很多事情,我很習慣用緣分這件事情來看它。因此,對於沒看到的內容我不會有任何的愧疚或是罪惡感” 自己也是以緣分來辦事。沒看到的內容有緣分再看,無緣的say goodbye。
    另外,十分欣賞作者會自覺吃八分飽,
    因為有研究指,人吃正餐七至八分飽对身體最有好處。

  • Lolmuta

    嗯,我該退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