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Google Chrome瀏覽器開發內幕

Posted by Mr. Monday

Wired 雜誌最近的一篇報導,由對岸的朋友翻譯的。讓我們一同來還原事情的真相吧。(轉錄自 cnBeta) (在我試用 Chrome 看 Google Reader 時,似乎突然掛了一下,不過就如同他們所宣稱的機制,也只會掛一個 tab 而已。老實說,還蠻好用的)

========= 轉錄分隔線 =========

10月號《連線》雜誌撰文稱,Google推出Chrome瀏覽器是一個計畫周密的行動,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與微軟的IE搶佔市佔率。818Google在加州山景城總部41號大樓一個小會議室召開每週一次的經理會,這可能是發佈Chrome瀏覽器前的最後一次經理會。在會議上,布賴恩拉考維斯基(Brian Rakowski)走向白色書寫板,用黑色筆在白板上寫了12個條目。

(谷歌Chrome瀏覽器開發人員(左起)Mark Larson, Brian Rakowski, Darin Fisher, Ben Goodger)

開發瀏覽器傳聞變現實

拉考維斯基今年20多歲,身體瘦長,喜愛交友,是一項秘密計畫——Chrome瀏覽器開發——的產品經理。據悉,這一計畫從啟動到現在已經有兩年多時間了。

他寫的第一條是發佈狀態”(State of the Release)。被討論的發佈物件就是外界極為關注的Chrome——Google的第一個網頁瀏覽器。瀏覽器是上網的必備工具,幫助用戶完成搜索、閱讀、 購買、辦理銀行業務、登錄Facebook、聊天、觀看視訊、聽音樂等網上活動。對於Google來說,推出Chrome絕對是一個重大舉動,是實現Google時代真正到來所必不可少的一步。

在將桌面計算升級到雲端計算過程中,Google擁有相當大的優勢。Chrome的出現無疑是向其競爭對手微軟發出的一大挑戰。多年前,微軟正是憑藉IE瀏覽器擊潰Netscape Navigator。隨著Chrome的登場,IE是否會面臨和Netscape Navigator一樣的命運,我們拭目以待。

實際上,Google將推出瀏覽器的傳聞很久以前就已不脛而走。在漫長的等待中,很多人早已閉上討論之口。但這一次的經理會勢必再次啟動討論之門。按照Google的計畫,Chrome92正式登場。在公開測試版之前的最後一個版本,拉考維斯基及其團隊只發現5“bug”,而且都已解決。技術負責人之一 的馬克拉爾森(Mark Larson)說:事情看起來還不錯。

谷歌產品管理副總裁桑達皮采(Sundar Pichai)問道:什麼東西讓你們搞了一個晚上?參與第一個原型開發的工程師達林費希爾(Darin Fisher)說:當然不是Chrome這句話引來一片笑聲,因為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家裏有一個只有10周大的孩子。拉考維斯基拿出一支紅筆在發佈狀態旁邊加了一個“X”。這是一個信號,暗示GoogleChrome瀏覽器離成為現實只有一步之遙。

早在2001年便有開發打算

Google為什麼要開發瀏覽器?這似乎是一個很容易回答的問題。相比之下,人們更為關注的是,Google開發瀏覽器為什麼用了這麼長時間。皮采說:我們要做的是讓人們使用一種瀏覽器訪問我們的資源和網路。”CEO埃裏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說:瀏覽器是關鍵所在。他應該很清楚這一點,因為在上世紀90年代激烈的瀏覽器大戰中,他就竟曾擔任過Sun的首席技術官 (CTO)。毫無疑問,谷歌創始人拉裏佩奇(Larry Page)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自然也知道這一點。

施密特說:2001年加盟Google時,佩奇和布林就對我說我們要開發自己的瀏覽器。我當時的回答是他解釋說,當時的時機還不成 熟。我不相信公司那時已具備足以經受住一場瀏覽器戰爭的實力。我們的戰略目標應該在雷達探測不到的地方,這一點非常重要。雖然當時沒有進行開發, 但打造自家瀏覽器的想法卻保留下來,傳聞也開始蔓延開來。2004年,《紐約時報》援引一名自稱瞭解Google業務具體細節的人的話報導說,Google正開始開發瀏覽器。消息一經傳出,施密特隨即予以公開否認。

在幕後,Chrome開發仍舊是施密特與谷歌創始人爭論的話題。Google最後採取了一種折衷辦法,組建一個小組,任務是改進瀏覽器奇才本古德傑 (Ben Goodger)和費希爾負責開發的開源瀏覽器Firefox(古德傑和費希爾均效力於Firefox擁有者、非盈利性組織Mozilla)除此之外, Google還推出另一個舉動,聘請曾就職於NeXT 公司的37歲的工程師萊納斯厄普森(Linus Upson)擔任工程研發總監。費希爾說:佩奇和布林的決定是非常明智的,原因再簡單不過:如果能做好Firefox擴展,他們就有能力開發出一款優秀的瀏覽器。

2006年春季,Firefox開發小組開始討論設計一款新的瀏覽器。他們熱愛Firefox,但他們也知道當前所有瀏覽器都有一個共同缺陷。 在最初構思微軟IEFirefox心臟的程式庫時,瀏覽器並沒有現在這麼複雜。之前只能在桌面上實現的功能——郵件、試算表、資料庫管理——現在卻越來越多地在網上進行。在即將到來的雲端計算時代,網路已不僅僅是一個內容傳遞平臺。

開發過程一波三折

對現有瀏覽器進行修補以適應這一想法意味著,必須不斷開發相關附加元件,例如工具列、RSS閱讀器等等。但這種修補可能因為一次徹底升級成為一種徒勞。費希爾說:作為Firefox的開發者,你必須不斷創新,但你又經常擔心,一旦推出下一版本,所有外掛將成為廢物。實際上,這種事情已經發生 了。結論是顯而易見的:只有開發自己的軟體,Google才能將瀏覽器送入雲計算時代,並潛在地掀起一股自微軟和Netscape拉鋸戰(市場排名幾乎每月 變換)之後從未有過的革新浪潮。

Google構想的一個關鍵性革新就是所謂的多處理結構,這一系統能夠幫助電腦在軟體崩潰時繼續運行。那為什麼不將這一系統應用到瀏覽器身上呢?也就是說,當一個標籤頁當掉時,其他標籤頁仍可以泰然自若。當然了,為了解決一個老鼠屎壞了一鍋湯的問題,你也可以採取拖拽現有標籤頁創建一個新視窗這種 方式。簡單地說,就是從頭開始,這種方式擁有其他一些優勢。在設計上,你可以做到更加簡潔並使其運行速度更快,而更簡潔、更快速恰恰是Google奉行的兩大原 則。

20066月,古德傑、費希爾和曾就職於Mozilla的布賴恩萊納(Brian Ryner)開發出一個小原型。他們的第一個重大決定就是選用渲染引擎——幫助處理網頁的HTML程式,並將結果顯示在用戶的螢幕上。他們敲定的兩個開源引擎分別是用於FirefoxGecko和用於蘋果Safari 瀏覽器的WebKit

WebKit已被負責開發Google移動作業系統Android的研究小組採用,其運行速度是Gecko3倍,自然成為Chrome的首選。

幾周之後,古德傑等人便開發出可在Windows系統下運行WebKit的一款比較簡單的瀏覽器——某一個標籤頁崩潰後,這個瀏覽器仍能運行。 古德傑回憶說:當標籤頁當掉後,用戶會看到一個沮喪的表情圖示,表明這個標籤頁已經了,這是Chrome瀏覽器的第一大特色。不久之後,布林和佩奇視察了秘密開始的瀏覽器開發計畫。參與開發的工程師帕姆格裏納(Pam Greene)回憶說: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就坐在桌子旁邊,一條玩具蛇趴在桌子後面。布林一邊玩著健身球,一邊看費希爾演示,同時還不忘用手愛撫那條玩具蛇。

公司高層終開綠燈

沒有誰能確切地說出公司高層是什麼時候給Chrome瀏覽器工程開的綠燈。皮采回憶起一次行政會議,當時施密特好像不再像以前那樣反對。這位 CEO表示,如果Google確實決心上馬瀏覽器工程,研究團隊就必須開發出與IE和火狐有著很大不同的東西。另外,Google的瀏覽器速度必須更快,而且必須是開放源 代碼。

當然,這些正是研發團隊早就想到了的地方。

總之,到2006年秋,Chrome瀏覽器從非正式概念跨越到了正式的工程。工程師佈雷特威爾遜(Brett Wilson)說:某個星期五,我們開了一個會。主管說高層正在考慮做我們自己的瀏覽器,你們怎麼看?所有人是既興奮又惶恐。之所以惶恐,部分是因為他們非常清楚,研發一款有競爭力的瀏覽器是一項巨大的任務。

由於對火狐的依賴,研發團隊成員內心的感受可謂五味雜陳,作為開放源代碼發展的代表,火狐是對抗微軟統治地位的一道屏障。200610月加入研發團隊的工程師埃裏克(Erik Kay)說:我們的擔心是,人們會把它解讀為破壞火狐。

讓Google人感到欣慰的是,他們的瀏覽器將百分之百地開放原始碼:Google的創新可能會幫助找到進入Mozilla編碼庫的方法。厄普森說:我們真心希望火狐和其他開放源代碼的瀏覽器都能夠成功。

作為Google力挺火狐的一部分,皮采會見了Mozilla總裁米切爾貝克(Mitchell Baker),並在向她介紹了Google的計畫。現在貝克表示,對Mozilla和火狐來說,Chrome瀏覽器是一種混合體。她將Chrome瀏覽器的推出視為是對Mozilla有關瀏覽器的選擇至關重要這一信念的擁護。她說:如果Google提出一些很好的新創意,那對用戶來說再好不過。競爭促生最棒的瀏覽器。但她也明白,很多她的客戶將會下載谷歌的應用程式。她說:我們期待人們去試用,然後再回來。因為獨立非常重要,Mozilla還將繼續存在。

一個次要的問題是這款產品應該取一個什麼名字。在研究了代號,但感覺都非常愚蠢之後,他們借用了過去用來描述框架、工具欄和瀏覽器視窗周圍功能表的一個詞:chrome

另外聘請的一個人也非常重要。因為用戶期望Chrome能使運行Web應用程式最優化,一個關鍵要素應該是JavaScript Java引擎,這是一種運行Web應用程式編碼的虛擬機。建造這種虛擬機的理想人選是丹麥電腦科學家拉爾斯巴克(Lars Bak)20069月,在不停地進行了20多年的設計後,巴克準備抽出一部分時間用在他位於奧爾胡斯郊外的農場裏。就在這個時候,Google打來了電話。

巴克建立了一個小團隊,最初在農場工作,之後搬到了當地大學的辦公室。他知道他的任務是研發一款比以往任何一款瀏覽器更快的引擎。他稱自己的團 隊是“V8”項目的一部分,他說:我們下定決心,一定要加快JavaScript的運行速度,我們花了4個月的時間去做。這個丹麥研發小組通常是早上 78點鐘開工,一直編程到晚上67點鐘。唯一的休息時間是午飯,他們會在5分鐘內狼吞虎嚥地吃完,然後玩20分鐘的遊戲。巴克說:我們都很會玩 Wii網球遊戲。

每個標籤都可以拖出並生成新的視窗

速度是最大優勢

他們還擅於編寫一個JavaScript引擎。巴克在Google推出Chrome瀏覽器前幾周曾表示:我們今天只是在嘗試一些基本運作。實際上,V8引擎處理JavaScript的速度比FirefoxSafari瀏覽器快10倍。而在那些相同的基準下,Chrome與瀏覽器市場的霸主微軟IE 7相比又如何?答案是前者運行速度是後者的56倍。巴克說:我們有點低估了自己的工作能力。

速度可能是Chrome瀏覽器是最重要的進步。當你以數量級的方式去改善某些設備的時候,你沒有造出更好的東西——你造出的是新產品。巴克說:開發人員一體會到這類速度的魅力,他們就會開始從事更美妙的新的網路應用,他們在這方面更具創造力。Google希望推出新一代網路應用,這樣一來,微軟 最不願看到的夢魘將成為現實:瀏覽器將成為相當於作業系統的應用。

Google還對Chrome進行了一些改進,令其成為多進程操作平臺,使每個打開的標籤頁可以像獨立的程式一樣運行。20075月,Google收購了GreenBorder Technologies公司,這是一家軟體安全公司,其技術被用於為FirefoxIE創建一個封閉、安全的環境,將它們的活動隔離到虛擬會議 ”(或沙盒)中,在這裏,惡意軟體入侵不會破壞電腦上的其他活動和資料。

這項交易對外公開宣佈時,業界就懷疑Google可能會涉足反病毒領域。這項收購完成後不久,GreenBorder的工程師們即瞭解到,他們的工作就是為新一代瀏覽器的標籤頁構建沙盒。卡洛斯皮薩諾(Carlos Pizano)說:我們都糊塗了。他們不會說明用沙盒去幹什麼。

儘管Chrome開發團隊日益壯大,但開發工作從沒有陷入像官僚機構經常遭遇的困頓中。在Chrome專案的初期階段,開發人員還能在Google某個咖啡廳一張桌子上共用午餐。不久,即便是最大的桌子,亦不能滿足這個團隊的用餐需要了。

每位工程師都懷以開放程式碼的精神工作,他們可以隨便檢查任何程式碼,去調整或改進。拉考維斯基總在嘗試讓開發進程保持透明。

具有全新功能

隨著產品整體規劃逐項落到實處,工程師們開始把工作重點放在用戶介面上。一開始,Chrome開發團隊希望,這款瀏覽器的視覺效果一定要做到平淡無奇,這樣,用戶甚至認為他們不是在使用瀏覽器。開發人員的口號變成了內容,而不是chrome”,鑒於這款瀏覽器的名稱,給人以一種奇怪的感覺。馬拉爾森(Mark Larson)說,我們學會了如何在遭人嘲諷下生活。

當你把一個含有像Gmail這樣的網路應用的標籤頁拖至一個單獨的視窗,說明你希望一個應用捷徑”(app shortcut)的時候,最清晰的表達會出現在你的面前。此刻,功能表、按鈕、位址欄全部消失了,Web應用看上去更像是桌面應用。

在決定包括哪些按鈕和功能時,開發小組開始玩起一個智力遊戲,即消除一切東西,然後再去分析如何恢復。後面的按鈕?沒什麼用處,刪去。前面的按鈕?沒有什麼必要,但它最後倖存下來。如果你是瀏覽器狀態欄的忠實擁躉,那麼你可能對Chrome不太習慣。

Chrome有書籤欄。最初,工程師認為他們不應該要書籤欄。Chrome引入多個新的導航方法,如在其中一個導航方法中,瀏覽器可以分析用戶不用打字也清楚接下來該進入哪項程式。你輸入文字時,可以使用“omnibox”,一項結合了位址欄和搜索欄的功能:只要輸入你想要查找的東西,它就能提供網路位址、搜索結果或適合你要求的受網友歡迎的目的地,這些資訊全部是以非插入式文本形式出現在框的下面。

一定程度上講,它就是Google著名按鈕“I’m Feeling Lucky(手氣不錯)”的增強版。Google在用戶中進行的調查表明,一些人仍喜歡點擊這個書籤欄獲取導航資訊。一個折衷方案是:如果用戶以前在IEFirefox瀏覽器上設定了書籤欄,Chrome將會導入這項設置。否則,用戶將沒有書籤欄,除非他們特意選擇。

保密工作非常好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Google瀏覽器在兩年時間裏竟然不為外界所知。直到2007年年中,即Chrome項目實施約一年的時候,開發小組讓未參與該項目的公司職員瞭解他們的創新工作時,這方面的消息才洩露出去。在以當前原型為特徵的高科技談話系列的一開始,員工們迴響非常強烈。在各種功能(如將標籤頁拖至新視窗)演示過程中,他們不時爆發出發自內心的歡呼聲。

隨著知道Chrome瀏覽器的人越來越多,有件事必然要發生——相關消息傳到部落客的耳中。但是,沒有一名記者能將這些傳言整理在一起。烏普森 (Upson)說:我想這是因為有關Google瀏覽器的傳聞存在了很久,就像是人們天天說看到大腳怪或尼斯湖怪,到最後便習以為常了。

Chrome瀏覽器推出前夕,皮查伊(Pichai)同一些人分享了他對Chrome瀏覽器的期望。究竟會有多少人用Google的瀏覽器?他說:怎麼也有幾百萬吧。我希望老媽也用,當然還有老爸。Google內部對Chrome的認可並不代表這款瀏覽器會獲得成功,烏普森認為,即便Chrome不能奪取 很大的市場份額,但其創新技術將提高瀏覽器整體表現。他說:如果網路變得越來越好,我們自然會是直接受益者。

隨著Chrome瀏覽器推出的時間日益臨近,開發小組搬到Google公司園區一棟裝飾一新的大樓內辦公。在園區內最大的一間會議室內,全體工程師可以 在此開會,但也只能站著,坐下的話空間就不夠了。公司還向他們提供牛奶和餅乾。在經過初期發展後,拉考維斯基將整層樓交給了手下。他不厭其煩地向大家解釋 Chrome打造為開源產品的種種益處。開源產品是指代碼對外公開,每個用戶可以幫助改善瀏覽器的功能。

拉考維斯基說:我們將可以衡量我們的測試效果。它能使人們從事我們從未想像過的事情,讓用戶對我們產生一種信賴,這是別的工作所沒有的效應。

隨著會議即將結束,與會人員的情緒也達到頂點,這不僅僅是因為咖啡的作用。畢竟,Chrome開發小組即將揭開Google冥冥中要去完成的一款新產品的神秘面紗。儘管如此,開發小組當務之急是消除橫亙在他們面前的五個技術難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10月號《連線》雜誌撰文稱,穀歌推出Chrome流覽器是一個計畫周密的行動,

    穀歌?

  • >10月號《連線》雜誌撰文稱,穀歌推出Chrome流覽器是一個計畫周密的行動,

    穀歌?

  • google推出Chrome瀏覽器,可能還OK吧,大家已經習慣GOOGLE傳統的介面,就像以前推出的igoogle,其實接受度我想也還OK,還要再觀察囉!

  • google推出Chrome瀏覽器,可能還OK吧,大家已經習慣GOOGLE傳統的介面,就像以前推出的igoogle,其實接受度我想也還OK,還要再觀察囉!

  • fox

    純粹只是簡轉繁,沒有校一下稿,這樣好像有點非常不用心

  • fox

    純粹只是簡轉繁,沒有校一下稿,這樣好像有點非常不用心

  • Saul

    firefox被重捅一刀!!

  • Saul

    firefox被重捅一刀!!

  • 剛剛看到一個好笑的漫畫,Bill看到Chrome

    http://voices.allthingsd.com/files/2008/09/1146.jpg

    來源是這裡 http://voices.allthingsd.com/20080903/jot-33/

  • 剛剛看到一個好笑的漫畫,Bill看到Chrome

    http://voices.allthingsd.com/files/2008/09/1146.jpg

    來源是這裡 http://voices.allthingsd.com/20080903/jot-33/

  • 强烈希望 Chrome 联手 FireFox 和 Safari 一举歼灭早该死去的 IE,改变国内网上银行仅支持 IE 这一拖后腿的浏览器。如果 IE 不死,许多 CSS 3 及 HTML5 中提供的新功能的普及恐怕就得要在至少耽搁上十年了。

  • 强烈希望 Chrome 联手 FireFox 和 Safari 一举歼灭早该死去的 IE,改变国内网上银行仅支持 IE 这一拖后腿的浏览器。如果 IE 不死,许多 CSS 3 及 HTML5 中提供的新功能的普及恐怕就得要在至少耽搁上十年了。

  • M

    那個java script速度問題有點出錯,網路上有許多都是FF比較快的結果,還有chrome的展示會上也是FF比較快喔,讓google有點下不了台呢。
    另外chrome沒plugin和安全漏洞的問題也被提出許多,不要搞個比當初ie4漏洞還多的東西了。

  • M

    那個java script速度問題有點出錯,網路上有許多都是FF比較快的結果,還有chrome的展示會上也是FF比較快喔,讓google有點下不了台呢。
    另外chrome沒plugin和安全漏洞的問題也被提出許多,不要搞個比當初ie4漏洞還多的東西了。

  • DDT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sep/7/today-life8.htm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Chrome鍵入「:%」會導致Chrome當機。同時今天自由時報也大篇幅報導Google與微軟,報導Google的幾乎都是壞的。然後也報導了微軟比爾蓋茲與搞笑偕星一起推薦Vista的新聞。面對這種失衡報導,更讓人想起前幾個星期有一則關於XP中有中文錯字「秣」的「舊聞」這樣重大的瑕疵居然沒被報導,看來免費的東西就是個錯。誰都怕微軟啊!

  • DDT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sep/7/today-life8.htm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Chrome鍵入「:%」會導致Chrome當機。同時今天自由時報也大篇幅報導Google與微軟,報導Google的幾乎都是壞的。然後也報導了微軟比爾蓋茲與搞笑偕星一起推薦Vista的新聞。面對這種失衡報導,更讓人想起前幾個星期有一則關於XP中有中文錯字「秣」的「舊聞」這樣重大的瑕疵居然沒被報導,看來免費的東西就是個錯。誰都怕微軟啊!

  • Pingback: 網絡集錦 « Alan Poon’s Blog()

  • DDT

    今天又看到自由時報又在藉機說Google壞話,報導如下: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inform/news_1.php?no=241771
    我真的很懷疑這樣的報紙到底有沒有專業性可言!!!
    引文如下:「Google台灣總統府 被換上五星旗 2008-09-10 A05版

    〔記者王珮華/台北報導〕網友惡搞,Google地球服務上的台灣總統府,竟被升上五星旗。有讀者向本報爆料指出,在Google地球服務裡,總統府上的旗幟遭人變造,換上中國的五星旗。發現此假造圖片的網友呼籲,希望每個愛台灣的網友都向Google檢舉,早日將這張照片取下。

    台灣網友痛批變造劣行

    繼玉山山頂照片遭人變造,增添原本不存在的五星旗後,又有讀者向本報檢舉,總統府照片也遭人插上五星旗,顯示中國網民打壓台灣的行徑,連虛擬世界都不放過。記者循線前往「Panoramio」網站,該照片是由「hellboy23」這個網路身分上傳,照片標題為「China Taipei」,網址為http://www.panoramio.com/photo/11015781。

    這張明顯為變造的總統府升五星旗照片,是在六月八日上傳,截至昨日截稿為止,吸引不到兩百次的瀏覽,不過已有三個網友對該照片大加撻伐,網友「kaku0320」說,「我想,很快,天安門的照片我也會把他換成是我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毛澤東的遺像會被換成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像!你看著吧!」網友「秋風」則表示,「老玩這樣的遊戲很無聊的。行為無恥。」

    日前本報獨家披露玉山山頂五星旗照片,至今則尚未被移除,僅被標示為「這種照片的位置有爭議」。

    此外,有爭議的還有一張東沙群島的照片,網址為http://www.panoramio.com/photo/3623280,標題為「中國美麗的南沙群島」,這張照片也被台灣網友點出,吸引瀏覽一萬多次。

    Google稱要花時間處理

    Google表示,接獲檢舉後,Google團隊會檢閱事實狀況,給予處置,但全球檢舉案件都由總部處理,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網友利用影像處理軟體無中生有,製造根本不存在的照片,上傳到搭配Google地球服務的Panoramio照片網站,意圖影響視聽,達到政治打壓的目的,甚至引發使用者利用其服務互相攻擊,對使用者完全沒有幫助,這與Google地球希望提供服務的初衷,背道而馳。」

    請問,如果大家不細看,會發現那個旗子是什麼旗嗎?值此G發佈新瀏覽器不久,又見自由時報做這種報導,真的很莫名其妙!!!
    而且何以見得把一個國家的國旗換了,就會導致這個服務「對使用者完全沒有幫助」因而與「Google地球希望提供服務的初衷,背道而馳。」,這一大堆亂七八糟、不合邏輯的推論,到底有沒有一點新聞專業的成分存在!!!
    更荒謬的是,文中有言:「這張明顯為變造的總統府升五星旗照片,是在六月八日上傳,截至昨日截稿為止,吸引不到兩百次的瀏覽,不過已有三個網友對該照片大加撻伐」請問一個只有兩百次瀏覽的假東西有必要用這樣的篇幅去報導嗎?最荒謬的是,本來只有兩百次瀏覽,你卻放在一個日售七十幾萬份的報紙中報導,是要幫他衝人氣,還是幫自己衝人「氣」!!!自由要G拿掉,我們是否也可以請自由時報把該報導的那一頁中的那張相片拿掉呢!
    最後一點,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前一陣子爆紅的赤貧之戰,自由要不要也請他把合成照片拿掉,搞什麼,是在做思想檢查嗎?

  • DDT

    今天又看到自由時報又在藉機說Google壞話,報導如下: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inform/news_1.php?no=241771
    我真的很懷疑這樣的報紙到底有沒有專業性可言!!!
    引文如下:「Google台灣總統府 被換上五星旗 2008-09-10 A05版

    〔記者王珮華/台北報導〕網友惡搞,Google地球服務上的台灣總統府,竟被升上五星旗。有讀者向本報爆料指出,在Google地球服務裡,總統府上的旗幟遭人變造,換上中國的五星旗。發現此假造圖片的網友呼籲,希望每個愛台灣的網友都向Google檢舉,早日將這張照片取下。

    台灣網友痛批變造劣行

    繼玉山山頂照片遭人變造,增添原本不存在的五星旗後,又有讀者向本報檢舉,總統府照片也遭人插上五星旗,顯示中國網民打壓台灣的行徑,連虛擬世界都不放過。記者循線前往「Panoramio」網站,該照片是由「hellboy23」這個網路身分上傳,照片標題為「China Taipei」,網址為http://www.panoramio.com/photo/11015781。

    這張明顯為變造的總統府升五星旗照片,是在六月八日上傳,截至昨日截稿為止,吸引不到兩百次的瀏覽,不過已有三個網友對該照片大加撻伐,網友「kaku0320」說,「我想,很快,天安門的照片我也會把他換成是我們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毛澤東的遺像會被換成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像!你看著吧!」網友「秋風」則表示,「老玩這樣的遊戲很無聊的。行為無恥。」

    日前本報獨家披露玉山山頂五星旗照片,至今則尚未被移除,僅被標示為「這種照片的位置有爭議」。

    此外,有爭議的還有一張東沙群島的照片,網址為http://www.panoramio.com/photo/3623280,標題為「中國美麗的南沙群島」,這張照片也被台灣網友點出,吸引瀏覽一萬多次。

    Google稱要花時間處理

    Google表示,接獲檢舉後,Google團隊會檢閱事實狀況,給予處置,但全球檢舉案件都由總部處理,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網友利用影像處理軟體無中生有,製造根本不存在的照片,上傳到搭配Google地球服務的Panoramio照片網站,意圖影響視聽,達到政治打壓的目的,甚至引發使用者利用其服務互相攻擊,對使用者完全沒有幫助,這與Google地球希望提供服務的初衷,背道而馳。」

    請問,如果大家不細看,會發現那個旗子是什麼旗嗎?值此G發佈新瀏覽器不久,又見自由時報做這種報導,真的很莫名其妙!!!
    而且何以見得把一個國家的國旗換了,就會導致這個服務「對使用者完全沒有幫助」因而與「Google地球希望提供服務的初衷,背道而馳。」,這一大堆亂七八糟、不合邏輯的推論,到底有沒有一點新聞專業的成分存在!!!
    更荒謬的是,文中有言:「這張明顯為變造的總統府升五星旗照片,是在六月八日上傳,截至昨日截稿為止,吸引不到兩百次的瀏覽,不過已有三個網友對該照片大加撻伐」請問一個只有兩百次瀏覽的假東西有必要用這樣的篇幅去報導嗎?最荒謬的是,本來只有兩百次瀏覽,你卻放在一個日售七十幾萬份的報紙中報導,是要幫他衝人氣,還是幫自己衝人「氣」!!!自由要G拿掉,我們是否也可以請自由時報把該報導的那一頁中的那張相片拿掉呢!
    最後一點,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前一陣子爆紅的赤貧之戰,自由要不要也請他把合成照片拿掉,搞什麼,是在做思想檢查嗎?

  • DDT

    補充一點,又到底自由是根據什麼來說那是大陸駭客所為,到底是根據哪一點!!!!!!難道不是有人刻意吵新聞,吵不起來就自由的報出來,然後說成政治打壓嗎?
    如果這種東西都可以當新聞來報,可以把愛台灣這種東西拿來想要搞垮一個企業的人氣,那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要這樣幹,每個星期,我們都會看到這種「打壓」的新聞!而事實上,是真是假,永遠沒有人知道,或者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 DDT

    補充一點,又到底自由是根據什麼來說那是大陸駭客所為,到底是根據哪一點!!!!!!難道不是有人刻意吵新聞,吵不起來就自由的報出來,然後說成政治打壓嗎?
    如果這種東西都可以當新聞來報,可以把愛台灣這種東西拿來想要搞垮一個企業的人氣,那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要這樣幹,每個星期,我們都會看到這種「打壓」的新聞!而事實上,是真是假,永遠沒有人知道,或者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 DG

    這樣算是在說google壞話嗎?
    他們的重點是中國網友的行徑,只是剛好在Google平台罷了
    祇不過是報導事實而已,難道要視而不見?
    中國網友打壓台灣的案例本來就很多,你沒當過留學生所以沒感覺吧
    媒體本來就是有監督跟抓弊的使命
    我並不覺得自由時報有什麼錯的

  • DG

    這樣算是在說google壞話嗎?
    他們的重點是中國網友的行徑,只是剛好在Google平台罷了
    祇不過是報導事實而已,難道要視而不見?
    中國網友打壓台灣的案例本來就很多,你沒當過留學生所以沒感覺吧
    媒體本來就是有監督跟抓弊的使命
    我並不覺得自由時報有什麼錯的

  • Pingback: Anonymous()

  • 不錯用,可惜部分網站無法支援…

  • 不錯用,可惜部分網站無法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