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軟體架構師雷•奧茲: 蓋茨的另一個接班人

Posted by Mr. Monday

(圖片來源: http://www.error500.net)

我在 DoNews 上面看到了這一篇來自於 <環球企業家> 的文章。文章內容非常好,講述了最近 Microsoft 所遇到的問題,也總結概述了最近 Web 上面的發展方向。在此跟大家分享。

此刻,關於微軟,你還能想起什麼 — 除了收購雅虎未遂?

在見到52歲的雷·奧茲(Ray Ozzie)之前,我們也試圖問自己這個問題。這個從下月起就將正式接任比爾·蓋茨首席軟體架構師頭銜的人,會如何看待今天的微軟?

奧茲著名的前任馬上要完成他漫長的告別。那個商業界、科技界、慈善界的奇才,從兩年前的6月份起就宣佈了退休計畫。有時候你甚至會想,這兩年裏,微軟是不是就忙著給蓋茨送行,沒有幹其他事情了?這兩年裏,微軟沒有攻佔下任何一個新的山頭。這家公司的幾大業務一如繼往地在流血,支撐它的仍然是 WindowsOffice——這兩個產品線給微軟貢獻了近80%的收入。

這聽起來有點苛刻。兩年時間裏能做什麼?的確,看看殼牌石油或者波音飛機吧,兩年時間不會給這些公司帶來任何變化。但在科技界,發展速度越來越快的科技界,兩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家公司種下成功或者失敗的種子。

微軟種下了失敗的種子嗎?好像沒有。在PC作業系統和辦公軟體方面,它依舊佔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仍然以兩位數的年增幅成長,並且保持著驚人的77%和 66%的營業利潤率。而微軟進入的新業務——遊戲機、手機、數位多媒體播放器、商業軟體、線上廣告和搜索……無一不是當下最炙手可熱的高增長市場,並且, 這些領域正在決定著人類數位生活的未來。

(Steve Ballmer, 圖片來源: AppleInsider)

是的,微軟還是那麼賺錢,現金源源不斷地流入這家公司的口袋。正如CEO鮑爾默在去年底接受我們採訪時所言,現在公司非常強大、健康。從財務上來說,的確是這樣。但自從進入新世紀以來,微軟至今都陷在創新的困境之中。微軟今日的現金奶牛, 全部是從上個世紀延續下來的產品。Windows源自1985年,Office可追溯到1982年,伺服器產品市場也早在1993年就開始進入。

而微軟的那些新業務,沒有一個是它自己首先發現的。當然,你可以說微軟從來沒有真正首創過,從DOS到圖形介面作業系統再到WordExcel辦公軟 件,都是學習或者收購他人的結果。但畢竟,微軟的這些產品真正開創了一個新時代——軟體業的時代。同時,它們的成功也奠定了微軟業界殺手的聲名,沒有人敢和這家公司競爭。施密特成為Google CEO後曾經對朋友說,能在一個不跟微軟競爭的公司裏工作簡直太好了。

(Eric Schmidt, 圖片來源: http://www.milk.com.hk)

施密特顯然說錯了, 微軟正在進入Google的戰場,而且下了狠心——它差點就以446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第二大互聯網公司雅虎。然而,不同之處在於,今天似乎沒有人再害怕一個咬牙切齒的微軟了。在這些新發現的大陸上,微軟的追趕步伐比以往更為沉重。除了商業軟體產品線在7年以前收購而來時就已經盈利外,微軟的其他新業務至今仍然虧損。

事實上,它們早就不能叫業務了,它們中最短的也已經有了7年的歷史。微軟在遊戲機、手機、數位播放機、線上廣告和搜索這幾個市場上,在上個會計年度的收入總和是85億美元,虧損26億美元。被微軟追趕的對象呢?蘋果的iPod加上iTunes線上音樂商店,營收達108億美元;諾基亞的手機,一年為這家公司帶來377億美元;任天堂在遊戲機上歲入90.6億美元;只有廣告這個單一收入來源的Google,上年進帳166億美元。而這幾家公司的營業利潤率都保持在20%以上。

因此便不會奇怪微軟近幾年來為何在華爾街頗受冷遇。從2003年到今天,微軟的股價漲幅是0%。同時期內,納斯達克大市指數上升了70%,穀歌股價漲了500%,蘋果股價更是五年前的25倍。

(Jerry Yang, 圖片來源: http://images.businessweek.com)

也許收購雅虎最重要的一點,是能證明微軟還有活力。這家軟體巨頭以446億美元的鉅資,對互聯網沒落新貴發出的收購要約,起起伏伏到現在,也快半年過去,戲劇性已經大為減弱。如果之前人們還興奮地討論這樣一個聯盟會是什麼樣子,那麼現在大家對此消息的關注已經變成了不得不為的事情,就像明天是否該下雨 一樣,你會想知道,但知道了也不會怎樣。

事實上,今天微軟最大的麻煩,還不光是創新乏力,或者強敵環伺。越來越多的科技公司正在以一種新的方式發揮網路的威力。自從千禧年泡沫破滅以來,互聯網正在以更隱秘、更深層的方式改變人們的生活——尤其是,互聯網正在改變人們使用軟體的方式。

當你在Gmail上處理郵件時,當你在YouTube或者土豆網上收看視頻時,當你在iTunes或者百度(呃,暫且不提正版與否)下載音樂時,你有沒有發現,這些東西似乎和微軟都沒有關係?

你可以根據你使用電腦的習慣,繼續把這個單子拉下去。你的Word或者Excel檔案、你的行事曆、你的電話簿、你隨手拍下的照片和視頻,當這些都可以儲存在互聯網上,透過手機或者任何一台電腦便可以隨時取得、觀看和編輯時,還有什麼工作是你一定需要在電腦上安裝軟體才能完成的?

(圖片來源: http://thewarp.org)

如果你都不需要購買軟體裝在家裏或辦公室裏的電腦上了,軟體產業還如何存續下去?或者說,如果軟體仍然重要,但卻不需要花錢了呢?Google和Adobe公司就提供了上述的大部分功能——免費,其中還包括了免費的線上文件處理軟體。你甚至可能會發現,使用什麼作業系統都無所謂了。因為當你要想訪問和處理你的資訊,只需要一個瀏覽器就足夠,你的操作平臺就是網際網路,而不再是眼前的自己的電腦。這個時候,慣以計算平臺聞名的Windows怎麼辦?

如果不是比爾·蓋茨30年前那個把電腦放在每個桌面上的理想,PC不可能成長得如此迅速,人們因此獲得了改變世界的力量。同時,蓋茨30年前將軟體變成個人化計算的核心,開創了軟體業這個產業,找到了這裏的商業模式——作成光碟,裝盒,賣給用戶,在一台電腦上安裝就收一筆費用。蓋茨制定了這裏的遊戲規則,並在此基礎上建造了最為強大的商業帝國。而今,這片微軟賴以生存的土壤,正在一點點地縮小。電腦桌面軟體正被網路提供的服務取代。

退了休的蓋茨似乎將要和這個由他一手開創的時代一道離去。在他之後,微軟如何解決新時代下的生存挑戰?這個問題,他留給了奧茲來解答。

(Mark Zuckerberg, 圖片來源: http://www.wjtalk.com)

此刻,一頭銀髮的奧茲就坐在我們面前,笑容可掬。他完全瞭解互聯網帶來的急速的、深刻的變革,他警告微軟眾高階主管:如果不加以應對,我們就危在旦夕。但同時,他也瞭解如何從互聯網的新圖景中找到商業未來——200510月,他寫信給微軟眾高管,闡明了這家軟體巨人今後的轉型策略,那時他加入微軟才半年。 當然,在互聯網時代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很早就把互聯網當作充滿樂趣的學習之地——他看兒子玩網路遊戲《雷神之鎚》,把女兒加為自己在Facebook上的好友。

眼下我真希望自己能流利地使用中文,因為這樣的話我就能在QQ上漫遊了。奧茲坐在微軟中國研發集團的演示室裏對《環球企業家》說道,身體前傾,少年人般的狡黠從眼睛裏一閃而過。

中年互聯網精英

·奧茲是蓋茨能找來接替工作、帶領微軟在互聯網時代拼殺的最佳人選。他幾乎就是為網路業而誕生的——準確地說,是為讓傳統軟體業在網路時代的轉型而生。

奧茲只比蓋茨晚出生不到一個月,他和蓋茨、鮑爾默等人年紀相仿,意味著他們之間不會有代溝——這很重要,蓋茨不需要一個年輕的網路商業精英來破壞微軟內部的平衡。他和蓋茨互相瞭解,二人早在 1981 年就結識,那時他剛從學校畢業兩年,正在軟體藝術公司 (Software Arts) 當程式設計師,這家公司出品了早期最成功的工作表軟體 VisiCalc,該軟體一度幫助蘋果公司的 Apple II 成為最受企業界歡迎的微型電腦。

那一年,蓋茨開始和 IBM 的代表談合作,把 BASIC 語言和 DOS 作業系統賣給IBM,後者當時眼紅於蘋果在個人電腦市場上的成功,正準備推出 IBM PC我們的經歷在很大程度上是相同的。在很多情況下我們以同樣的方式看待環境的變化。他對《環球企業家》說。

奧茲和蓋茨同齡,在同個時期進入這個行業,因此見證了軟體業的興起,而他本人也為此做了令人矚目的貢獻。他瞭解互聯網的氣質和屬性,他當年開發的 Lotus Notes 便是用於網路辦公的產品,後來創造的 Groove 則進一步把商業協同工作拓展到了互聯網平臺上,讓不同部門、甚至不同組織的人通過互聯網共同完成某一特定的工作,打破公司和組織的壁壘。

(圖片來源: http://www.devnetsoftware.com)

更難得的是,奧茲和年輕的互聯網一代保持著緊密的關係——這主要是透過他的一對兒女。奧茲的孩子很小的時候,他就把 ICQ IRC (早期的聊天室軟體)介紹給他們使用。奧茲的兒子喜歡玩《雷神之鎚》等遊戲,他就教會了兒子使用一個 叫Roger的軟體,連線對戰的時候可以和朋友們說話。

奧茲一度扮演了孩子的網路啟蒙導師,其積極結果是,在孩子長大了些後,他們了發現各種各樣的新鮮(互聯網)玩意兒還會給我看。事實上,他上一個創業產品 Groove,就是受到了兒子玩網路遊戲的啟發。現在,他也在 Facebook 上有了自己的頁面,他想知道為什麼女兒每天會在上面花四五個小時。

你看出來了,奧茲多年來擁有創業者的經歷、工作方式和思習慣,從來沒有過領導一家大型公司的經驗。他在業界裏有相當的名氣,但其實只開發過兩個主要軟體。第一個叫 Lotus Notes,最成功的企業協同軟體——問世 24 年至今,在全世界擁有1.25億用戶。公司被 IBM 收購5年後,奧茲不滿大公司作風,重新出去創業,成立了新公司 Groove。然後在20054月,目標遠大但身形瘦小的 Groove 再度被一家大公司收購。這家公司就是微軟。一年後,他便成為了微軟在技術方面的最高戰略指揮官。

(圖片來源: http://www.uofabookstores.com)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背景的人會立即空降到奧茲現在的位置。蓋茨說奧茲是宇宙中最好的軟體員,但奧茲卻從來沒有電腦駭客身上典型的不修邊幅形象,他的西裝質地比蓋茨和鮑爾默更考究。他的微笑拿捏得恰到好處,但又沒有百貨店售貨員那樣的職業感。他說話輕柔,沒有典型微軟高管那樣的過度自信或者強烈的表達慾,不要指望他會有Ballmer那樣的大喊大叫,他也永遠不可能像蓋茨那樣對手下不留情面地說這是我聽過的最愚蠢的問題

奧茲與蓋茨的區別不僅限於此。微軟的產品負責人只有在專案開始前和成形後才有機會見到蓋茨,他們得帶著厚厚的文稿,奔向蓋茨的辦公樓,穿過兩層保安,去會議室裏聽取這個商業和科技鉅子對項目中每一個弱點的咒駡。但奧茲卻會主動跑去手下經理的辦公室,在專案的執行過程中參與討 論,任何時候都做了充足準備。

他甚至會守在程式員旁邊,看後者捉,因為他將之視作和員工閒聊的最好機會,他可以借此瞭解員工的想法,包括辦公室八卦。他不喜歡上臺演講,他認為這會讓他和普通員工之間產生距離感。

但奧茲絲毫不欠缺蓋茨的直接。他也許是微軟高管中最不忌諱與記者坦然提及Google、蘋果等競爭對手名字的人。他甚至可能是微軟高管中第一個承認微軟應該學習Google建立的收入模式,這也許同時意味著他比其他老微軟人更加開放。

他甚至對著微軟內部最高級別的管理層批評微軟近年來在技術和組織戰略方面連續犯下了幾乎每一種錯誤,那是在20056月一個只有15人參加的微軟最高級別內部會議上,會議是由奧茲主持的,當時他剛加入微軟不到兩個月。

有膽量這樣激進地說話,但同時又能保持人們對他的好感,這不光是因為他有可親的魅力,更重要的是,他獲得了蓋茨的極大支持。在各種公開場合,包括媒體採訪,當提到奧茲時,蓋茨總是用最熱情的話來評價他。“23年來如果()只能聘請一個人,那他一定是雷·奧茲。” 2005年蓋茨說道,奧茲在這裏所做的工作怎麼誇獎都不過分!

雲的威脅與誘惑

在來北京見到我們之前,奧茲剛剛發表了一個內部戰略計畫,他在裏面引用了一個資料:未來三年內網路廣告總額將從今年的400億美元增長至800億美元。

如果這個資料是準確的話,那麼就目前而言,這個市場的近一半已經被Google占去了。Google截至2007年年底的年收入已達到166億美元,接近微軟的1/3。 而在3年前,在奧茲開會、發郵件敦促微軟的變革時,穀歌的2004年收入還只有”32億美元,不到微軟的1/10

(圖片來源: http://blogoscoped.com/)

更可怕的是, 這3年來,Google只有一個收入模式:提供免費產品給互聯網用戶,然後讓廣告商買單。但這不是故事的全部。穀歌的收入如此巨大,增長如此迅速,以至於他們有足夠的資金——穀歌1781億美元的市值已經是科技業第二大,僅次於微軟——去研發和推出更多產品,用戶可以快速、方便、隨時隨地在互聯網上使用這些產品。 仍然,這些產品都不要錢。

今天,這些產品已開始逐步侵入微軟領地。Google的郵件服務Gmail正在取代微軟的Outlook,其線上文件服務則直奔微軟的Office而去,兩個月後人們就會開始用上運行了Google系統的手機,而這也是微軟的重要業務之一。

另一家公司正在比Google更激進地把未來變成現實。

想必此刻拿到這本雜誌的時候,你和你周圍的同事朋友還在津津樂道於蘋果新推出的iPhone。這款售價不到1400元人民幣的史上最強大手機,第一次真正能將電腦放進每一個普通人的口袋。但蘋果更大的野心是,將互聯網放進每一個普通人的口袋。通過蘋果即將上線的 MobileMe 服務,你可以在新 iPhone上隨時更新自己的郵件、電話簿、日曆和照片。任何時候,你的這些資料都在那裏,供你取用,不論你在任何地方——家裏、辦公室、酒店房間或者咖啡館——只要你能連上網路。

(Steve Jobs, 圖片來源: http://nymag.com/)

那裏是哪裡?不完整地說,是在蘋果公司的伺服器上。但蘋果的這些伺服器很可能外包自Google的資料中心。而Google龐大的、由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台電腦組成的伺服器農場,散佈在世界各地,連接在網路上。所以,準確地說,你的這些資訊,以及你處理這些資訊所需要用到的工具,都在網路上的某個角落。

用當下最流行的詞來說,你的資訊都存儲在裏。這朵就是無處不在、無所不包的網路。以往,你的資訊存儲在本地電腦上;管理和處理這些資訊,是由安裝和運行在本地電腦上的軟體來完成的。一旦資訊的儲存和處理都交給了,手機變成了比電腦更常用的資訊獲取工具,電腦都不再重要了,電腦上的軟體又何去何從?

一些強而有力且意志堅定的競爭者,正在像雷射一樣,專注於網路服務以及以服務方式呈現的軟體。奧茲在200510月那封給微軟全體高管的信中寫道,“Google就是最顯而易見的一個。更值得警惕的是,除了大型競爭對手,軟體加服務的行為正在新創公司裏和草根應用上大量呈現。也許是巧合,寫信那天是蓋茨50歲生日。兩天后,蓋茨在給微軟高管的信中盛讚了奧茲的洞見,稱其價值堪與蓋茨1995年所寫的《互聯網浪潮》媲美。

蓋茨沒有誇大自己的遠見。儘管被指責沒有及時預見到互聯網風潮,微軟仍然在20世紀的最後五年裏成功趕上了這一潮流。但微軟沒有在互聯網泡沫時期被擊垮的副作用是,微軟由此開始相信自己已經控制住了互聯網。十年前,微軟一夜之間推出的網路流覽器IE打敗了Netscape,後來幾乎成為網路的代名詞。

2000年時,微軟計畫讓所有的產品都網路化,蓋茨給這個計畫取了一個雄心勃勃的名字:.Net。那一年,他甚至準備推出一個叫 HailStorm 的 服務,讓用戶所有的資料都儲存在網上,打通資訊與資訊之間的藩籬,讓用戶的資訊都在同一個地方處理和存取。是的,偉大的創見。我們能不能說,是“Google的創見?當然,那一年,Google還在忙著尋找收入模式,新時代的其他開創者們也還遠構不成威脅——亞馬遜正在低調地熬過網路泡沫時期的寒冬,蘋果還沒有嚐到iPod的味道。

特殊的轉型

(圖片來源: http://www.sis.pitt.edu)

變革的速度,比想像的還要快。雲端計算這個概念誕生至今不過大半年時間,現在已經成為了所有面向未來的企業的前景。

蘋果新推出的產品和服務進一步證明了,將雲端計算”——也就是把資訊交給互聯網來儲存和處理——提供給普通人使用的氣候已經成熟。蘋果這個叫做 MobileMe的服務戰略最大膽的一點,是它不僅僅捆綁蘋果的Mac電腦,PC也可以和這朵MobileMe“同步資訊。這會不會讓你想起比爾·蓋茨在這個世紀初說的那句話——“你不需要在不同的地方輸入同一個資訊?今年夏天,運行著Google作業系統的新上市手機將繼續推進蘋果——或者說,是蓋茨—— 的理想。

奧茲其實已經提前找到了MobileMe的競爭產品。在蘋果宣佈推出MobileMe服務的兩個月之前,奧茲在發給全公司一封名為《微軟的服務戰略》的信中,他提到了Live Mesh的概念,這是一個讓用戶在手機或者不同的電腦上都能將檔案同步,並可與朋友共用的網路服務。這已經不是微軟在提供互聯網服務方面的第一步。現在, 微軟開始提供若干傳統伺服器軟體產品的網頁版本,也就是說,中小企業將不用下載安裝這些軟體,它們只需繳納年租金,就可以直接在瀏覽器上使用。

(Jeff Bezos, 圖片來源: http://graphics8.nytimes.com)

亞馬遜早就把這變成了實實在在的生意。最大的網路商店亞馬遜是第一家針對企業提供雲端服務的公司。納斯達克(Nasdaq)用於即時瀏覽歷史市場資料的軟體,就使用了亞馬遜網站的S3儲存服務來進行託管。而《紐約時報》租用亞馬遜的雲計算服務,將其自1851年以來的1100萬份報導轉變成可搜索的數位文件,耗時僅一天——這項工作若用傳統方法可能要數月才能完成。

這正是雲端計算名字的來源。最新最強大的桌面PC運算能力僅為30億次每秒(這已經是20年前世界最快的超級電腦的水準),但Google和亞馬遜等公司通過連接桌面級伺服器而提供的計算能力,數量級則達到了每秒10萬億次。

本地電腦的計算能力正在逐步被網路級的運算能力所替代,因此很多中小企業若放棄本地軟體應用,轉而使用亞馬遜等公司提供的服務,將節省大量的硬體購置和維護費用。更何況,亞馬遜提供的服務很便宜:每1G的儲存收費15美分,伺服器的租用則是每小時10美分,但據估算,亞馬遜從雲端計算服務中能達到 45%的利潤,高於其銷售書籍的毛利。Google也許更具威脅,到目前為止,Google提供的存儲和計算服務,都是免費的——它有龐大廣告收入做支撐。

這些,用奧茲的話來說,既是危機,同時也是轉機。不過,關於用什麼方式抓住這個機會,奧茲給微軟制定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方向——“軟體+服務。作為一個軟體業的老兵,奧茲和蓋茨一樣不相信本地軟體會全部被網路服務所取代。

他堅信,人們並不畏懼PC他拿數位相片舉例子來反問我們:目前有多少人會把自己的數位照片上傳到然後把它們從PC上刪除呢?我們還沒有進 入一個在上能為我們提供我們需要的一切,而我們又信任勝過了信任自己所擁有的東西的時代。奧茲對《環球企業家》說。

因此,面對Google、亞馬遜和蘋果的競爭,奧茲提出,微軟要做的,是給用戶提供選擇。微軟將會提供品質優良的互聯網服務,同時也提供品質更優良的本地安裝和運行的軟體。用戶願意選擇用什麼,微軟就提供什麼。

微軟的戰略從根本上來說就是要給予我們每個人、每個企業選擇自身使用技術彼此交流的選擇機會。奧茲說道。這句話背後的含義就是,微軟在雲端運算服務方面不會服棄,但也別指望它會放棄軟體業務,變成一家徹底的互聯網公司。是的,這聽起來非常具有微軟風格,顯然奧茲已經找到了融入的方式。

不過,奧茲接著的一句,又恢復了他在互聯網界被染上的開放色彩:我們不是要創造一種模式來支配整個世界,我們不打算說,如果你不按照這一模式運作你就是違反了規矩。

挑戰之外的挑戰

如果轉型成功,奧茲領導下的未來微軟會是什麼樣子?

(圖片來源: http://images.salon.com)

奧茲還是用Live Mesh做了例子。你要去某處,在家裏的電腦上搜索地圖,然後這個地圖及行車路線就會出現在你車裏;你在看電視,正在播放的某個劇集你如果希望在行動裝置上看,你只要說一聲就行。所有的設備都連接到網路上,網路瞭解你所有的設備,它知道怎樣從其中一個上面傳到另一個上面。奧茲對《環球企業家》說。網路就在那裏,可以把一切聯繫在一起。

大概你也猜到了,奧茲希望這些電腦、汽車控制系統、電視機頂盒和手機裏,運行的都是微軟的系統,以及你搜索到的地圖、把這些設備聯繫在一起的網路服務,都是微軟提供的。這就是奧茲給微軟規劃出來的軟體+服務策略。微軟的互聯網服務——或稱服務——加上運行了微軟軟體的各種設備,將給用戶提供最好的體驗不與具體設備結合的策略是一種不完善的策略。奧茲向我們強調。

不過,現在我們還沒有進入那個世界,還需要幾年的時間。奧茲說。承載了奧茲未來構想的Live Mesh現在還處於非公開的測試期,功能也還只是比較簡單的檔案異地同步和多人共用,暫時也不能在手機上提供服務。

(圖片來源: http://www.letsgodigital.org)

然而,相比之下,蘋果MobileMe服務即將上線,iPhone也將成為最適合用來上網的手機。微軟遠不成熟的Live Mesh馬上就會因此遭遇強大挑戰。更何況,奧茲在其服務戰略中著重指出,PC將不再是核心,多種不同的設備成為了獲取網路服務的終端。未來將有多種設備可連上網路,而不再是以傳統的PC為中心。因此,行動裝置,尤其是手機,對微軟來說具備了比以往更強烈的戰略意義。

從數量上,手機早已是第一位的資訊終端。國際電信聯盟的資料顯示,截至2007年底,全球手機用戶數已超過33億,而全球PC用戶數到2008年底才有可能達到10億。

蘋果的iPhone從運算能力上證明了手機可以扮演和電腦同樣重要的角色。iPhone的晶片速度幾乎等於當今市面上的一台筆記型電腦。它能管理文件、照片、聯繫人、日曆和郵件,它瀏覽網頁的功能更是達到了桌面瀏覽器的級別。

那麼,奧茲能幫忙多賣出幾台運行著微軟Windows Mobile的手機嗎?微軟的目標是在2008財年結束時Windows Mobile手機能達到2000萬部,這在2007年全球手機出貨量中只占2%,不能說是已經獲得了成功。

(圖片來源: http://static.zooomr.com)

奧茲也會很難解決Windows Mobile的開發困境。原本計畫在2006年推出的新手機系統光子”(Photon),一再延期,現在已經被放進了2009年的計畫裏。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Windows Vista,微軟組織了數千工程師、耗時六年開發,中途屢次跳票,最後不得已放棄了諸多革命性功能後方才面世。奧茲能優化微軟曾經聞名於世的大型軟體發展方式嗎?

顯然,奧茲能解決的問題有限。在蓋茨的時代,蓋茨可以在做出技術轉型的同時,迅速在商業運營的策略上加以調整。 Windows 9519957月發佈時沒有包含互聯網瀏覽器,蓋茨意識到了這個落後,一個月之內就購買了一家小公司的瀏覽器並修改為Internet Explorer發佈了出去。

而在奧茲+Ballmer的時代,技術藍圖的商業化,以及商業規則對技術戰略的要求,能夠很好地協調嗎?在一個近六萬員工、副總裁級別的管理者高達上百人、產 品戰線拉得比任何公司都更長的微軟,要對公司複雜的內部資源進行好調配,以適應新的技術戰略,這又是奧茲面臨的一大難題。

在2005年那次奧茲主持的會議結束後,鮑爾默馬上召開了連續八周的週末會議,每週末和各業務高管討論新戰略的一個層面。會上,人們在比較依託廣告收入的商業模式與依託交易費和傳統授權經營的商業模式時,產生了尖銳的分歧。奧茲能否解決這些分歧,假以時日方能得知。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Kit

    haha, 打到中途IE又當了 = =

    MobileMe不可能對Live Mesh構成威脅…
    $99個人$199家庭

    Live Mesh並不是sync services, 是一個平台並有5GB beta免費容量。
    想像Desktop上的doc送到Live Mesh的cloud, 並在Office Live Workspace分享。
    比較MobileMe Mesh是個平台, 我可以寫個Application自動將電腦 (Windows + Mac PC), 電話, Cloud 上的相片寄到Flickr上。

  • Kit

    haha, 打到中途IE又當了 = =

    MobileMe不可能對Live Mesh構成威脅…
    $99個人$199家庭

    Live Mesh並不是sync services, 是一個平台並有5GB beta免費容量。
    想像Desktop上的doc送到Live Mesh的cloud, 並在Office Live Workspace分享。
    比較MobileMe Mesh是個平台, 我可以寫個Application自動將電腦 (Windows + Mac PC), 電話, Cloud 上的相片寄到Flickr上。

  • CHT

    穀歌 or 谷歌,兩種好像都有出現呢…

  • CHT

    穀歌 or 谷歌,兩種好像都有出現呢…

  • 這篇寫的很長,但不知道是怎樣有點不好閱讀
    感覺雜亂的東西混到裡面來
    標題文章與內容有點不太對
    可以的話就拆成兩篇
    不要勉強寫成一大篇…

  • 這篇寫的很長,但不知道是怎樣有點不好閱讀
    感覺雜亂的東西混到裡面來
    標題文章與內容有點不太對
    可以的話就拆成兩篇
    不要勉強寫成一大篇…

  • 大家都知道 Google 就不要用區域型的翻譯…
    有點…多此一舉…

  • 大家都知道 Google 就不要用區域型的翻譯…
    有點…多此一舉…

  • 似乎很長啊!

  • 似乎很長啊!

  • Jeff Bezos 的這張照片很像 Kevin Spacey 呢….
    我喜歡 Kevin Spacey..

  • Jeff Bezos 的這張照片很像 Kevin Spacey 呢….
    我喜歡 Kevin Spacey..

  • 長度其實也還OK,主要內容豐富,就不會有異樣。

  • 長度其實也還OK,主要內容豐富,就不會有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