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是真正涵義的東西,我們怎樣理解

由文章的標題便知道,這篇文章要說的東西,和Mr Monday 早前的「我理解的東西,永遠不是它真正的涵義」很有關係。如果有看Mr Monday的文章,便知道那個飛機師如何因為在自己定下的框架下思考而導致飛機失事,也知道以前醫學界為什麼不能想象在胃中可以有細菌存活。可是,為什麼這些框架帶給我們這麼多誤解,又造成思考上的失誤,但人們每天仍在自己定下的框架下思考?為什麼這麼多人明明知道這個世界有這麼多未知的東西,仍在用「已經學習到」的思維來解釋我們看到的事情?難道這真是人們的壞習慣?

我的看法是,這種為自己設下框架這種思考方法不是一個失誤。那是因為如果沒有那些框架的話,我們什麼都做不到。試想想,這個世界上的事物千變萬化,任何資料都可以有無限種判讀方式,如果不用自身的經驗和學習過的知識去把需思考的範圍收窄,我們根本不可能判讀任何資料。

(圖片來源: www.yorkshire8seaterminibus.co.uk/airport.html )


錯的不是為自己設下框架,而是設下了不對的框架

如果說「相信自身經驗和已學習的思維」是一個框架,那「相信自已看到聽到的東西」也是一個框架啊。在這個框架下思考,如果看到聽到的東西其實是幻覺,那就會出事了。可是,如果有一個飛機師說他看清楚飛行指示燈,這些燈都相當清楚,跑道也十分清楚,他也有檢查方向旋轉羅盤,也收到機場的訊號,但他仍然要說「我不可以被「相信自己看到聽到的東西」這個框架限制著,因為我看到和聽到的有可能是幻覺。」你會認為是恰當嗎?不是說他看到的不可能是幻覺(的確是有這個可能),但如果這樣他也要質疑,那他不要說讓飛機降落,連在街上走路也有困難吧,誰知道他眼前的在行人道而不是崖邊呢?到了最後,可以肯定存在的就只有自己的心靈(因為我思故我在),那我們怎樣生活?

有人可能說,這是機率的問題,在Donald Norman 的心科技中那個飛機師看到有證據說面前的很可能不是跑道,機率很高,和質疑眼前看到的東西全是幻覺不同,因為那機率很低。我不打算反對這個論調,因為這正是我想說的。Donald Norman書中那個飛機師是犯了錯,但他犯的錯並不是「為自己設立了一個框架」,他只是「為自己設立了一個不對的框架」罷了。我們要做的,不是不斷在說我們不要為自己設下框架,而是在解決不同問題時,為自己設下適當的框架。

(再者,如果你真的認為「眼前看到的東西全是幻覺」可能性很低的事,你怎知呢?那是由你的經驗而來?還是已學習的思維告訴你?)

框架是犧性通用性換取可用性的工具

在科學研究上,人們也遇到同類的問題。任何一個理論,都有它的假設,我們作出假設是因為它可以收窄我們的思考範圍,幫助我們判讀資料,以免我們的理論永遠停留在「什麼都有可能」的空話。但這樣的假設是有代價的,就是我們為自己的理論設下一個框架,如果我們把這個理論用在解釋其他東西,而剛好這些東西是在這個框架之外,我們的理論便可能會出問題了。(留意,不是一定會出問題,只是真的出了問題也絕不奇怪)

這就是理論的通用性(generality)和可用性(applicability)的決擇。還記得Monty Hall 的三扇門嗎?如果我們現在要估計人們會選換門還是不換門,為自己定下「人們都是理性,計算機率的機器,只想增加中獎機會」這種思考框架,我們便可以用貝氏定理預測人們是會換門的。當參賽者們都是一堆數學家,這個理論大概會很準確,可是如果我們用這個理論來估計一般人的行動,便未必會那麼準確了。

但如果現在說,我們不要這種理性假設的框架,那麼我們便會得到「人們可以換門,也可以不換」這種預測,而真實世界中人們真的是有的會換門有的不會,所以我們也可以說我會的預計很「準確」,可是,各位讀者也有留意到,這個理論作出的預測是很弱的,是會猜對,但沒什麼意思。正如有人告訴我明天的股市可升可跌,他是會猜對吧,但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用越多假設,思考範圍便會越窄,但得出的預測也會越仔細,也就是說當這些預測真的成真時,會越有意義。到底我們要選擇一個很多假設但很仔細的理論,還是一個包羅萬有但事事都說有可能的理論,還是在兩者之間找一個中間點呢,這是不可以一概而論的。如何在不同的問題上,使用適當的假設,正是學者們每天都要思考的課題。

其中一個方法解決上述問題的方法,便是不斷嘗試。在相對論之前的二百年,人們一直都在用牛頓力學解釋各種物理現象,為什麼人們用了二百年的東西,居然也可以被推翻?那豈不是說這二百年間的物理學家都被騙了?其實這二百年來的物理學家們不是傻瓜,只是因為牛頓力學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之下都是對的,所以人們便繼續使用它,直到發現在某些情況下它不行了(例如在解釋天體運行之類的情況下),大家才從新檢視那些假設,創造新的理論。

這正是Mr Monday 也有提及過的「一但我們為自己建立了框架,我們將安於我們的框架之中,直到事情真的不對勁之後。」如果我們正面一點看這種事情,就明白這種Trial and Error 的方法是帶領科學進步的一條必經之路。

當然大家都不想理論在關鍵時刻出錯,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做實驗。例如人們發明了一個新的核能發電機,理論告訴大家這個新發電機沒有問題,但這個理論是基於他們自己已學習的思維,還有一大堆假設而來的,也就是說如果真實情況有事情有他們沒有想過的事,他們的預計可能會出錯。而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他們也無法確定他們已思考所有情況。這個時候,可以做的就是實驗,先模擬一下真實情況,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不是說用這種方法我們就不會出錯,而是我們希望那種出錯的情況,是在實驗室中,而不是在核電廠內。

圖片來源: www.phdcomics.com

可怕的「理所當然」

這一點是由Mr Monday的文章抄回來的,我覺得這兒可以再多說一點。儘管我不斷說人們可以為自己的思考定下框架,我也認為「理所當然」是一種很可怕的事情。如果要說「一但我們為自己建立了框架,我們將安於我們的框架之中,直到事情真的不對勁之後。」這種方法有什麼不對,那就是在於那個「安」字。不是說我們不可以作出假設,而是我們不要忘了那是一個假設,而不是理所當然是真的,這才是最重要的。

用回上面的例子,我們假設「人們都是用貝氏定理才決擇換不換門」,之後得出「人們會換門」的預測,如果人們真的看到都會換門,這個時候首先我們知道「人們會換門」這個預測對了。再進一步,雖然「人們會換門」不代表「人們都是用貝氏定理才決擇換不換門」一定是對的 (這是邏輯問題,「當A對時B是對的」不代表「當手B對時A是對的」),但如果你因此而覺得「人們都是用貝氏定理來決擇換不換門」是個合理的想法,也沒有問題。但是,當將來你看到人們原來也會選擇不換門時,不要因為你已認為「人們都是用貝氏定理來決擇換不換門」是理所當然的而抓狂,甚至說人們的行為不對,你應該回想一下,理論的預測出問題,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這也是為什麼我常常都說不要一開始便不斷質疑假設,只是不要忘了我們可以質疑它便夠了。很多人在聽到經濟學理論後,不問情由便說因為它假設人們是理智,所以便說這些理論都不管用。經濟學家們不是不知道人們可以很不理智(他們自己也是人類啊),只是在這個框架下,我們可以對這個世界的的現象作出判讀,所以我們便使用這個框架而已。

不同的學科

曾經有學生問我,政治學和心理學的世界中人可以理智,也可以不理智,但經濟學總是假設人們是理智的,所以政治學和心理學看東西比經濟學闊。我的回答是,那是通用性和可用性的決擇,沒有誰比誰好。但引申出來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要有多個不同的學科呢?

這個世界的知識和事物,本來就是複雜無比,每一個人,甚至是每一群人都只可以觸及這個世界所有知識的不知數億億萬份之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有不同的學科的原因,每一個學科都有自身的公設(Axiom),也就是為研究範圍設下一個框架,不是說框架外的東西就不重要,而是我研究不出這麼多,所以其他的便要留待其他人做的意思。比如說經濟學的公設是「人們都很理智」,那麼經濟學家便只研究理智的人的行為,不是說不理智的人的行為就不重要,而是因為經濟學家們能力有限,只好收窄範圍,其他的便留待其他學家,例如心理學家去做好了。同理,心理學家也有他們的公設,也是同樣原因。再者,為什麼經濟學中有貨幣經濟學,勞動經濟學等等的分區,也是為了收窄範圍,相信其他學科也是一樣。

圖片來源: http://www.jeremyparsons.com/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便不會以一個學科去攻擊另一個學科了,因為大家其實都是在浩瀚的知識大海中,以不同的框架去換取可用性,務求在這個所有事情都不知道是不是真正涵義的世界中,找出一點點我們可以理解的東西而已。常言道研究者要不卑不亢,大概就是叫我們不要因為我們用了假設便以為人類的學問都不真實,同時也不要忘了每個學科也有它的框架它的限制這個意思吧。

補充:文中不斷說經濟學假設人們都很理智,那不全是對的,因為的確有一些經濟學理論不用這個假設,不過這應該不影響文中想表達的意思就是了。

另外,我發現Mr Monday 很喜歡貼savage chicken 的漫畫,所以我也為大家帶來了phdcomics。 ^_^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哈哈哈
    我很喜歡那個老兄的漫畫:)

  • 哈哈哈
    我很喜歡那個老兄的漫畫:)

  • required name

    您這篇的標題:–永遠不是真正涵義的東西,我們怎樣理解–
    你並沒有提出怎樣理解的方案,只是將Mr Monday上一篇做了相關描述。其實我覺得您這篇是廢話。真對不起我想說真話。請不要惱怒,謝謝您!也許我接下來說的,別人看來也是廢話(笑)

    人跟人之間不斷的爭論,大都來自各方所持立場和理念不同(也就是您的框架說),這也是為什麼會人類在政治、宗教、性別、身份、階級…等等之中會有不斷的衝突與融合。每個人在智性上都能理解這樣簡單的事,難為的是怎麼放下自身的框架,從別人的框架中去看這個世界。

  • required name

    您這篇的標題:–永遠不是真正涵義的東西,我們怎樣理解–
    你並沒有提出怎樣理解的方案,只是將Mr Monday上一篇做了相關描述。其實我覺得您這篇是廢話。真對不起我想說真話。請不要惱怒,謝謝您!也許我接下來說的,別人看來也是廢話(笑)

    人跟人之間不斷的爭論,大都來自各方所持立場和理念不同(也就是您的框架說),這也是為什麼會人類在政治、宗教、性別、身份、階級…等等之中會有不斷的衝突與融合。每個人在智性上都能理解這樣簡單的事,難為的是怎麼放下自身的框架,從別人的框架中去看這個世界。

  • 一旦

    不是一但

  • 一旦

    不是一但

  • Hi, required name,
    說不惱怒, 似乎也真的很難呢@@”
    Mr. Tomorrow 在發這篇文章前還用心良苦地詢問我是否會跟我的文章相左, 我覺得很好, 似乎像是多一點的補充 🙂

  • Hi, required name,
    說不惱怒, 似乎也真的很難呢@@”
    Mr. Tomorrow 在發這篇文章前還用心良苦地詢問我是否會跟我的文章相左, 我覺得很好, 似乎像是多一點的補充 🙂

  • Julian Chan

    hi all,

    「每個人在智性上都能理解這樣簡單的事」
    這不是對每個人也適用, 對已明此理的人可能算是簡單, 但對未明白的人可不是這樣trivial(中文不好,不知中文應如何寫).
    教授們常把課堂內容敘述為十分容易(對他們而言),但學生們沒有多少個會同意吧(除了最頂尖的學生).

    文章的後半部說的是方法論吧? 文說的通用性和可用性的抉擇 (trade off between generality and applicability) 也可以解析為何母數統計學(parametric statistics)較無母數統計學(Non-parametric statistics)常用吧?

  • Julian Chan

    hi all,

    「每個人在智性上都能理解這樣簡單的事」
    這不是對每個人也適用, 對已明此理的人可能算是簡單, 但對未明白的人可不是這樣trivial(中文不好,不知中文應如何寫).
    教授們常把課堂內容敘述為十分容易(對他們而言),但學生們沒有多少個會同意吧(除了最頂尖的學生).

    文章的後半部說的是方法論吧? 文說的通用性和可用性的抉擇 (trade off between generality and applicability) 也可以解析為何母數統計學(parametric statistics)較無母數統計學(Non-parametric statistics)常用吧?

  • DRack

    依照本文…
    事事本來就無可預期
    何來理解的方法?
    意思應該是只能依照最大機率的假設去做,對吧!
    不過我想鑽牛角尖似乎不是理解的最好方法

  • DRack

    依照本文…
    事事本來就無可預期
    何來理解的方法?
    意思應該是只能依照最大機率的假設去做,對吧!
    不過我想鑽牛角尖似乎不是理解的最好方法

  • shadowfax

    看來大家都說得好像很難呢(笑)
    我想簡單的想法是
    每一個學科都是用自己的一種看法
    去描述世界吧
    用他們可以理解、覺得最貼切的想法去描述
    但也不要被這些東西框住
    多些角度或許有益於對事情的想法

  • shadowfax

    看來大家都說得好像很難呢(笑)
    我想簡單的想法是
    每一個學科都是用自己的一種看法
    去描述世界吧
    用他們可以理解、覺得最貼切的想法去描述
    但也不要被這些東西框住
    多些角度或許有益於對事情的想法

  • required name

    對不起啦Mr. Tomorrow,,我的留言也太自以為是了(自毆)
    可能我對標題太過期待,,看完內文有些失望,就留了太過激烈的話,真對不起。

  • required name

    對不起啦Mr. Tomorrow,,我的留言也太自以為是了(自毆)
    可能我對標題太過期待,,看完內文有些失望,就留了太過激烈的話,真對不起。

  • >>為什麼這些框架帶給我們這麼多誤解,又造成思考上的失誤,但人們每天仍在自己定下的框架下思考?為什麼這麼多人明明知道這個世界有這麼多未知的東西,仍在用「已經學習到」的思維來解釋我們看到的事情?難道這真是人們的壞習慣?

    在書上看個一個解釋,人們套用已有框架、過往經驗來思考,其原因是大腦的能力有限,不可能每次下決定時都重新思考。

    例如人們閃避一輛突如奇來的單車,閃避這個行為是跟據過往經驗(不閃就會撞過來)而產生的,而不是重重計算後的結果(判斷車速、周圍環境、對方閃避自己的可能性等)。

    套用別人的框架對推動學術發展更有莫大幫助。我們不用再經歷一次蘋果落地,也能明白地心吸力的道理。人們可以base on這套理論去發展更多其他科技,而不是花時間再 prove 一次地心吸力是否真的存在。

  • >>為什麼這些框架帶給我們這麼多誤解,又造成思考上的失誤,但人們每天仍在自己定下的框架下思考?為什麼這麼多人明明知道這個世界有這麼多未知的東西,仍在用「已經學習到」的思維來解釋我們看到的事情?難道這真是人們的壞習慣?

    在書上看個一個解釋,人們套用已有框架、過往經驗來思考,其原因是大腦的能力有限,不可能每次下決定時都重新思考。

    例如人們閃避一輛突如奇來的單車,閃避這個行為是跟據過往經驗(不閃就會撞過來)而產生的,而不是重重計算後的結果(判斷車速、周圍環境、對方閃避自己的可能性等)。

    套用別人的框架對推動學術發展更有莫大幫助。我們不用再經歷一次蘋果落地,也能明白地心吸力的道理。人們可以base on這套理論去發展更多其他科技,而不是花時間再 prove 一次地心吸力是否真的存在。

  • 感謝Mr. Tomorrow, 小的又上了一堂課!

  • 感謝Mr. Tomorrow, 小的又上了一堂課!

  • Mr. Tomorrow

    有些事情我是有必要回應一下。

    required name 說的絕對不是廢話,反而是我很希望道出的重點。我也知道跳出框架很難,但這也造成大家很容易便會有「我們要跳出框架啊」的論調,這不是不好,但我想說的是,如果大家只顧想跳出框架有什麼好處,忘了想想人們仍留在框架裏的原因,這樣反而會令人不懂用其他人的框架來思考。如果我看到一個心理學家和我的想法不同,我可以對他說「你跳出你的心理學理論的框架吧」,但我更應做的,是要想想:「他們的思考框架,是限制了他們的思考範圍,但為什麼他們仍要這樣想?是不是因為限制也有它的好處呢?」,這樣才能走進其他人的框架裏。這點也是我在最後一個section 很想寫下的。

    至於標題,我是故意為回應mr monday的標題而寫。本來的標題叫「我理解的東西,永遠不是它真正的涵義,那又如何?」。我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我理解的東西永遠不是它真正的涵義,就把它當成是「我們從沒有理解過它」,因為這是否定了人們一直以來對這個世界的理解的努力。如果要說理解這個世界的方法,就是不要介意自己有一個很窄的思考框架,先把這個小框架中的東西理解好 (這也算是理解,不要否定它),然後慢慢在把這個框架擴大,這樣我們才可以漸漸進步。

    好像如果人們一開始便不斷在問「你怎知道x ray 不會對人體有害」,我相信發明x ray 的人也不能證明給你看,可是他就是在「我認為沒有問題的」這個框架下,用x ray它來作醫療用途。到之後當我們已經熟習x ray的特性,才把這個框架拿走,然後找辦法去解決x ray 會對人體有害的問題。我要說的是,我們不是從沒了解過x ray,我們是在一個框架下,了解了x ray的一部份,而這一部份的理解,不可以因為他未能跳出框框而給抹殺的。

  • Mr. Tomorow,
    ㄜ…我的原文意思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並沒有說要大家捨棄框架, 而是要大家認知到自己框架的限制. 對於事情的理解, 我們要抱持謙虛的態度, 你以為你理解了它的全部, 事實上是你只理解了你所能暸解的那一部份, 這是我想要表達的:)

  • Mr. Tomorow,
    ㄜ…我的原文意思不是這個樣子的…@@”
    我並沒有說要大家捨棄框架, 而是要大家認知到自己框架的限制. 對於事情的理解, 我們要抱持謙虛的態度, 你以為你理解了它的全部, 事實上是你只理解了你所能暸解的那一部份, 這是我想要表達的:)

  • Mr. Tomorrow

    我明白…………….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我對你說,我的文章像是補充你的文章一樣,而不是相反意見。我們大概是由兩個不同的出發點,但同時都去到同一點,就是「理所當然是不好的心態」這一點上。

  • soc student

    Mr. Monday Mr. Tomorrow的文章都非常引人深思
    雖然我對如何理解「真正」或「是否真正」還是有疑問
    但這兩篇文章都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論點–我就姑且稱之「理所當然化」的潛在危機
    部分社會學的文獻裡強調要有重新思考commen sense的必要(其實大部分的用語是用unthink而非rethink,並強調其中區別),要我們挖掘、思考我們日常生活或在專業知識領域論述裡隱藏的假設,把他們重新顯現出來,追溯它們形成的歷史和其中的權力關係,是相同的道理,如果沒有這個過程,我們可能就無法瞭解到底盲點是在哪裡。很多表面上相互矛盾的理論,其實是基於潛在相同的假設。我們會理所當然化除了有認知層面上的原因外,不能排除社會層面的原因,其中權力關係這點是很重要的,在歷史上,很多的主流論述其實是有人基於某些利益積極推動的,例如華盛頓共識(美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所推動的很多貿易自由化的歸點。

    以上所述「理所當然化」和Mr. Tomorrow所提到框架是犧性通用性換取可用性的工具有很重要的聯性。如果我們很清楚自己的框架是什麼,那我們當然可以從中做一個取捨,我很喜歡我自己統計教授說的話,他說,總之我們就是需要information,information可以從兩個管道取得,一是做假設,二是從data,各有各的利弊得失。問題在於,在很多情形,我們不知道自己是戴上什麼樣的有色眼鏡來看世界,所以根本不會想到有取捨的問題,這就是理所當然化的威力。所以,在判斷不同主張前,最好把下面潛藏假設都攤開來看。

    至於required name所提到不同框架的問題,又是另一層面的問題,當然是非常困難的議題,這就牽涉到政治道德的理論了,光在理論上的混戰就很多,很多理論都希望解決這個問題,例如哈伯瑪斯做十七、十八世紀歐洲bourgeoisie public sphere的研究,就是希望從歷史找出解決的方法,他後期的理論是把希望寄託在語言。例外,像Rawls的正義論,也是解決類似的問題。當然這些理論也被嚴厲的批評–因為他們隱藏的假設。

    我知道自己懂得不多,野人獻曝,請多包含。

  • soc student

    Mr. Monday Mr. Tomorrow的文章都非常引人深思
    雖然我對如何理解「真正」或「是否真正」還是有疑問
    但這兩篇文章都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論點–我就姑且稱之「理所當然化」的潛在危機
    部分社會學的文獻裡強調要有重新思考commen sense的必要(其實大部分的用語是用unthink而非rethink,並強調其中區別),要我們挖掘、思考我們日常生活或在專業知識領域論述裡隱藏的假設,把他們重新顯現出來,追溯它們形成的歷史和其中的權力關係,是相同的道理,如果沒有這個過程,我們可能就無法瞭解到底盲點是在哪裡。很多表面上相互矛盾的理論,其實是基於潛在相同的假設。我們會理所當然化除了有認知層面上的原因外,不能排除社會層面的原因,其中權力關係這點是很重要的,在歷史上,很多的主流論述其實是有人基於某些利益積極推動的,例如華盛頓共識(美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所推動的很多貿易自由化的歸點。

    以上所述「理所當然化」和Mr. Tomorrow所提到框架是犧性通用性換取可用性的工具有很重要的聯性。如果我們很清楚自己的框架是什麼,那我們當然可以從中做一個取捨,我很喜歡我自己統計教授說的話,他說,總之我們就是需要information,information可以從兩個管道取得,一是做假設,二是從data,各有各的利弊得失。問題在於,在很多情形,我們不知道自己是戴上什麼樣的有色眼鏡來看世界,所以根本不會想到有取捨的問題,這就是理所當然化的威力。所以,在判斷不同主張前,最好把下面潛藏假設都攤開來看。

    至於required name所提到不同框架的問題,又是另一層面的問題,當然是非常困難的議題,這就牽涉到政治道德的理論了,光在理論上的混戰就很多,很多理論都希望解決這個問題,例如哈伯瑪斯做十七、十八世紀歐洲bourgeoisie public sphere的研究,就是希望從歷史找出解決的方法,他後期的理論是把希望寄託在語言。例外,像Rawls的正義論,也是解決類似的問題。當然這些理論也被嚴厲的批評–因為他們隱藏的假設。

    我知道自己懂得不多,野人獻曝,請多包含。

  • Mr. Tomorrow

    謝謝家儒和soc student 的分享!

  • 也可以參考 哥德爾不完備定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3%A5%E5%BE%B7%E5%B0%94%E4%B8%8D%E5%AE%8C%E5%A4%87%E5%AE%9A%E7%90%86
    形式化的部分…應該就是文章裡面提到的”框架”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D%A2%E5%BC%8F%E7%B3%BB%E7%BB%9F&variant=zh-tw
    我也有點忘記…要再複習一下….參考用:)
    wff (well-formed formula)…

  • 也可以參考 哥德爾不完備定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3%A5%E5%BE%B7%E5%B0%94%E4%B8%8D%E5%AE%8C%E5%A4%87%E5%AE%9A%E7%90%86
    形式化的部分…應該就是文章裡面提到的”框架”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D%A2%E5%BC%8F%E7%B3%BB%E7%BB%9F&variant=zh-tw
    我也有點忘記…要再複習一下….參考用:)
    wff (well-formed formula)…

  • Shi

    看到 Mr. Thursday 搬出哥德爾不完備定理真是個驚喜,我曾經盯著那頁看了好幾天!

    事實上,一篇文章最終也受限於它的框架,但不代表寫文章的人因此認為文章尚未提及的都不重要。唉呀,總之我只是想回應一下而已… 說不出個所以然,哈。

  • Shi

    看到 Mr. Thursday 搬出哥德爾不完備定理真是個驚喜,我曾經盯著那頁看了好幾天!

    事實上,一篇文章最終也受限於它的框架,但不代表寫文章的人因此認為文章尚未提及的都不重要。唉呀,總之我只是想回應一下而已… 說不出個所以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