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Schmidt 於 HIMSS 會議演講 Google Health

Posted By Mr. Thursday

Googlet 總裁 Eric Schmidt上週在 HIMSS 會議 (Healthcate Information and Management System Society) 發表演講,說明並且展示還未上線的 Google Health 系統。這個系統主要有四個特點:(1) 隱私權和安全性 – 個人健康資料需要隱私權的保護。(2) 平台 – 使用者可以在這個平台上面存取自己的健康資料,並且在這個平台使用其他相關的健康服務工具。(3) 資料可攜性 – 透過網路的存取方式,無論身處何處,無論哪一種作業系統,都可以透過網路存取自己的健康資料,有如ATM可以存取不同間銀行的帳戶一樣。(4) 使用者中心 – 提供更親切更容易使用的系統介面給使用者。下面是目前Google公佈的Screen Shot

除了隱私權問題之外,我個人還想到兩個地方,會是需要探討的問題。

首先,健康資訊系統,和一般電子商務系統有些不同, 因為電子商務系統,買方和賣方都在系統平台上面互動,資料也直接留在平台上。然而健康資訊系統,是醫生病人的互動,醫院本來已經有病歷資料的系統,雖然病人本身可以自己在 Google Health上面輸入資料,但是如果要連檢驗報告,像是超音波、心電圖、甚至X光和PET掃描圖檔都要存在 Google Health 上面帶著走,必定要跟每間醫院的資訊系統都有連結才有辦法,也需要醫院的同意,並且可能會改變原來醫師看病的流程,也因此 Google Health 必須要和醫院合作,才有辦法說服醫生把資料除了存在醫院一份,也存一份在 Google Health,醫生是否願意參與使用,是滿重要的一點,這部分就和電子商務系統有所不同了!

另外健康資訊和電子商務不同的地方,我想是因為健康資訊有時候會關係到人命,是比較關鍵 (mission critical) 的系統,牽涉到人命,就有相關的責任問題。如果醫生看了 Google Health 的資料,但是有出人命的結果,那麼責任歸屬要如何判定,這又和電子商務不同了,電子商務只要是一般商品的交易,通常不會有嚴重的責任歸屬問題。然而健康資訊系統關係到人命,因此是另外一個不容易的地方了!

最後技術上可能會有健康資訊系統整合的問題,或許會使用到 HL7 (Health-level 7) 等技術,這部分也許就請這方面專長的讀者回應了。

然而不容易完成,也不代表不開發健康相關的服務。希望 Google在合作夥伴和專家的幫助之下,可以讓 Google Health 成為一個可靠且人人愛用的系統。

原來的演講影片請點選下方影片,約50分鐘,無字幕。

參考資料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arnose

    最大的問題是Microsoft已經比Google還要早進入醫療市場了。
    http://www.businessweek.com/technology/content/feb2008/tc20080229_330594.htm?chan=search

  • arnose

    最大的問題是Microsoft已經比Google還要早進入醫療市場了。
    http://www.businessweek.com/technology/content/feb2008/tc20080229_330594.htm?chan=search

  • Pingback: 網絡集錦 « Alan Poon’s Blog()

  • whisky

    [quote]
    需要醫院的同意,並且可能會改變原來醫師看病的流程
    [/quote]

    在台灣會有這種疑惑出現是很正常的。因為在台灣,醫院把病歷看成他們自己的資產。但是在台灣以外的其他先進國家(我不敢說全世界所有先進國家都是如此,但是至少我知道在歐洲是如此),病歷是屬於病人的。看病後,所有的檢驗報告,所有的診斷等,病人都可以保留一份完整的病歷。而轉診,或是以後繼續看病需要這些資料時,也是由病人提供給醫師給醫院。你的疑慮其實來自於一個錯誤的醫療環境和錯誤的觀念。在許多先進國家,這一點並不會是問題。
    哪一天台灣終於也會把病人當人看,把病歷當成病人的「個人文件」,而不再當作是醫院自身的「資產」。
    [quote]
    牽涉到人命,就有相關的責任問題
    [/quote]
    你的另一個疑慮,資料的正確性。這一點其實和 Google 完全沒關係。在歐洲(我一樣拿在歐洲當例子)的法國,醫師對病人所做的任何 operation (包含診斷等),病人都在 10 年內可追究其責任。檢驗結果和診斷結果其實是分屬於不同人的職權。這邊的信任度問題,其實是對病人的信任。病人丟上網路的病歷,是正確的嗎?你可以相信嗎?這一點也不會是由 Google 來主導(就如同拍賣網站一樣,他們能負責的也只是交易間的保證,而不是對貨品品質的保證)
    把病歷丟上網,其實只有一個問題,病歷丟上網後,他將會被如何使用?Google 會如何去使用他「蒐集」到的病歷。這裡面會有很嚴重的 ethic 問題。但是我發現(你這是第二篇我在台灣的 blog 看到關於病歷上網的文章),似乎沒有人對這個問題有做討論(你是從技術面去討論這件事,另一位則是從商機面去討論)。看來,在台灣病人的權力,權益的問題果然並不是很多人都會自然就想到。

  • whisky

    [quote]
    需要醫院的同意,並且可能會改變原來醫師看病的流程
    [/quote]

    在台灣會有這種疑惑出現是很正常的。因為在台灣,醫院把病歷看成他們自己的資產。但是在台灣以外的其他先進國家(我不敢說全世界所有先進國家都是如此,但是至少我知道在歐洲是如此),病歷是屬於病人的。看病後,所有的檢驗報告,所有的診斷等,病人都可以保留一份完整的病歷。而轉診,或是以後繼續看病需要這些資料時,也是由病人提供給醫師給醫院。你的疑慮其實來自於一個錯誤的醫療環境和錯誤的觀念。在許多先進國家,這一點並不會是問題。
    哪一天台灣終於也會把病人當人看,把病歷當成病人的「個人文件」,而不再當作是醫院自身的「資產」。
    [quote]
    牽涉到人命,就有相關的責任問題
    [/quote]
    你的另一個疑慮,資料的正確性。這一點其實和 Google 完全沒關係。在歐洲(我一樣拿在歐洲當例子)的法國,醫師對病人所做的任何 operation (包含診斷等),病人都在 10 年內可追究其責任。檢驗結果和診斷結果其實是分屬於不同人的職權。這邊的信任度問題,其實是對病人的信任。病人丟上網路的病歷,是正確的嗎?你可以相信嗎?這一點也不會是由 Google 來主導(就如同拍賣網站一樣,他們能負責的也只是交易間的保證,而不是對貨品品質的保證)
    把病歷丟上網,其實只有一個問題,病歷丟上網後,他將會被如何使用?Google 會如何去使用他「蒐集」到的病歷。這裡面會有很嚴重的 ethic 問題。但是我發現(你這是第二篇我在台灣的 blog 看到關於病歷上網的文章),似乎沒有人對這個問題有做討論(你是從技術面去討論這件事,另一位則是從商機面去討論)。看來,在台灣病人的權力,權益的問題果然並不是很多人都會自然就想到。

  • 之前看到有關Google Health的新聞,覺得是不錯的服務,不過始終有一種莫名
    的疑慮。隱私和醫院的同意是很明顯的問題,但我還有一種直覺的疑慮,卻說不清…

    不過看了上面whisky 說得關於歐洲的情況,終於明白那說不清的疑慮是什麼了~

    但首先還是先說明一下,我看到有資訊是說,紐約時報報導:
    ———————————————————————
    美國在布希政府多年來推動醫療保健政策下,目前大約有20 %的病人,擁有電子檔案病歷,
    但這些記錄仍受控於醫院、醫生,病人移徃另一個醫院或國家,紀錄通常無法跟隨病人轉移,
    這樣的醫療制度受到病人強烈質疑。
    ——————————————————————–
    以上引自http://www.wretch.cc/blog/kangjim&article_id=11529690
    也就是說美國這樣的先進國家,看來和whisky提到的歐洲不太一樣。倒是比較像台灣呀~
    而googole的本土又在美國,可想見Google Health是有其需求的。
    而Mr. Thursday提到的問題,也都是確確實實的存在的。

    不過whisky提到的歐洲的情況:病歷為病人的「個人文件」,診病後,病人都
    可以保留一份完整的病歷。要診病時,再由病人提供之前的病歷。

    這點很棒,但這也許能解決Google Health 的問題,但我更認為歐洲這樣的模式,
    反倒讓我認為Google Health還有必要嗎?畢竟Google Health真正的特色就是
    解決病歷移轉不同醫院時的需求和便利性。而用歐洲的模式,病歷轉移不再是問題,
    也許Google Health更方便,但它產生其他更多的問題呀。

    我在想難道網路時代來臨,就要一切都用網路來解決嗎?既然歐洲的模式比較少問
    題,有需要再用有許多類似隱私問題的方法嗎?當然,如果情況不像歐州那樣,而
    像美國或台灣的話,就對Google Health比較有需要整合病歷的平台。

    我也終於明白我那時的疑慮了,就是這種私人資料難道非得用網路來解決?而且是
    由私人企業來整合(google再大間,它還是私人企業),歐洲的例子給了我一些
    答案,何不病人帶著自己的病歷,親自拿給醫生,Google Health畢竟使用者的
    交流就只有兩個–醫生和病人,再延伸的話就有商業,隱私,道德的疑慮了。

    而且,我還認為這種個人真實電子資料的整合,應該由國家機構建立,畢竟國家
    原本就掌握的大量的個人真實資料,讓國家掌握,大家沒有疑慮。可是讓私人企業
    掌握,有這個必要嗎?(以前google掌握的真實個人隱私資料,有很多是網友亂填
    的,可病歷可是關忽人命呀,所以絕對都是真實的,google頂多能做到病例為真實,
    病人只有帳號代號,不提供真實姓名與其他無關病歷的)

  • 之前看到有關Google Health的新聞,覺得是不錯的服務,不過始終有一種莫名
    的疑慮。隱私和醫院的同意是很明顯的問題,但我還有一種直覺的疑慮,卻說不清…

    不過看了上面whisky 說得關於歐洲的情況,終於明白那說不清的疑慮是什麼了~

    但首先還是先說明一下,我看到有資訊是說,紐約時報報導:
    ———————————————————————
    美國在布希政府多年來推動醫療保健政策下,目前大約有20 %的病人,擁有電子檔案病歷,
    但這些記錄仍受控於醫院、醫生,病人移徃另一個醫院或國家,紀錄通常無法跟隨病人轉移,
    這樣的醫療制度受到病人強烈質疑。
    ——————————————————————–
    以上引自http://www.wretch.cc/blog/kangjim&article_id=11529690
    也就是說美國這樣的先進國家,看來和whisky提到的歐洲不太一樣。倒是比較像台灣呀~
    而googole的本土又在美國,可想見Google Health是有其需求的。
    而Mr. Thursday提到的問題,也都是確確實實的存在的。

    不過whisky提到的歐洲的情況:病歷為病人的「個人文件」,診病後,病人都
    可以保留一份完整的病歷。要診病時,再由病人提供之前的病歷。

    這點很棒,但這也許能解決Google Health 的問題,但我更認為歐洲這樣的模式,
    反倒讓我認為Google Health還有必要嗎?畢竟Google Health真正的特色就是
    解決病歷移轉不同醫院時的需求和便利性。而用歐洲的模式,病歷轉移不再是問題,
    也許Google Health更方便,但它產生其他更多的問題呀。

    我在想難道網路時代來臨,就要一切都用網路來解決嗎?既然歐洲的模式比較少問
    題,有需要再用有許多類似隱私問題的方法嗎?當然,如果情況不像歐州那樣,而
    像美國或台灣的話,就對Google Health比較有需要整合病歷的平台。

    我也終於明白我那時的疑慮了,就是這種私人資料難道非得用網路來解決?而且是
    由私人企業來整合(google再大間,它還是私人企業),歐洲的例子給了我一些
    答案,何不病人帶著自己的病歷,親自拿給醫生,Google Health畢竟使用者的
    交流就只有兩個–醫生和病人,再延伸的話就有商業,隱私,道德的疑慮了。

    而且,我還認為這種個人真實電子資料的整合,應該由國家機構建立,畢竟國家
    原本就掌握的大量的個人真實資料,讓國家掌握,大家沒有疑慮。可是讓私人企業
    掌握,有這個必要嗎?(以前google掌握的真實個人隱私資料,有很多是網友亂填
    的,可病歷可是關忽人命呀,所以絕對都是真實的,google頂多能做到病例為真實,
    病人只有帳號代號,不提供真實姓名與其他無關病歷的)

  • 我後來想到一個例子…是有關輸血的例子
    譬如說如果我是A型血…可是有一天編輯的時候不小心動到
    寫成B型血…
    又剛好某一天緊急需要輸血….
    打開Google Health…..發現是A型血….所以就輸錯血了…
    ————–
    也許以上例子不會成立
    因為醫院或許在輸血之前都會重新驗血一次
    不過這樣子又不必在Google Health紀錄自己的血型了
    如果是紀錄在醫院的病歷…有醫師簽章
    出錯誤會有人負責…
    Google Health因為病人可以自己編輯….
    所以我想現在的問題…可能就是病人自己能否完全編輯全部資訊的問題
    醫師診斷的部分…病人自己就不能隨便編輯了…
    其他例子可能跟用藥是否過敏..或是其他例子以此類推了…
    ————–
    後來我還有想到…也許如果先不做人命相關的部分
    像是慢性疾病…老年居家照護…
    這種比較不是急性…比較不會有攸關人命的照護服務
    可以先開始…不過現在好像也有這種服務了?
    像是老人照護社區等等…
    定期量血壓等資料回傳給醫師…這種系統要出錯比較少…?

  • 我後來想到一個例子…是有關輸血的例子
    譬如說如果我是A型血…可是有一天編輯的時候不小心動到
    寫成B型血…
    又剛好某一天緊急需要輸血….
    打開Google Health…..發現是A型血….所以就輸錯血了…
    ————–
    也許以上例子不會成立
    因為醫院或許在輸血之前都會重新驗血一次
    不過這樣子又不必在Google Health紀錄自己的血型了
    如果是紀錄在醫院的病歷…有醫師簽章
    出錯誤會有人負責…
    Google Health因為病人可以自己編輯….
    所以我想現在的問題…可能就是病人自己能否完全編輯全部資訊的問題
    醫師診斷的部分…病人自己就不能隨便編輯了…
    其他例子可能跟用藥是否過敏..或是其他例子以此類推了…
    ————–
    後來我還有想到…也許如果先不做人命相關的部分
    像是慢性疾病…老年居家照護…
    這種比較不是急性…比較不會有攸關人命的照護服務
    可以先開始…不過現在好像也有這種服務了?
    像是老人照護社區等等…
    定期量血壓等資料回傳給醫師…這種系統要出錯比較少…?

  • wu

    我想澄清一點 :
    病歷 和診斷書是不一樣的東西
    打個比方 : 論文摘要和論文本體 是不一樣的東西
    完整病歷除了診斷 , 檢驗數據 , 還有給藥記錄, 治療紀錄, 護理記錄 , 同意書 , 影像結果 ……….
    完整病歷是一 “本” , 不是兩三張紙
    真的要完整病歷 應該用 CD ROM or DVD 來記錄
    所以樓上在講歐洲系統 : 病人都可以保留一份完整的病歷
    我懷疑其真實性 ( 歐洲人每人都有一張個人光碟 ?????)

  • wu

    我想澄清一點 :
    病歷 和診斷書是不一樣的東西
    打個比方 : 論文摘要和論文本體 是不一樣的東西
    完整病歷除了診斷 , 檢驗數據 , 還有給藥記錄, 治療紀錄, 護理記錄 , 同意書 , 影像結果 ……….
    完整病歷是一 “本” , 不是兩三張紙
    真的要完整病歷 應該用 CD ROM or DVD 來記錄
    所以樓上在講歐洲系統 : 病人都可以保留一份完整的病歷
    我懷疑其真實性 ( 歐洲人每人都有一張個人光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