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ays 專欄] 知識工作者,我該如何管理你?

Posted by Mr. Monday

圖片來源: Extra Terrestre

如何管理知識工作者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以及急速全球化的年代越來越重要。而早在 1959 年,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即提出了知識工作者的概念。而知識工作者主要是靠腦力來賺取生活費用,而不是以傳統的勞力。因此,我們可以說,知識工作者的 “工作型式” 很像是一個黑盒子。對於產出我們總是可以簡單衡量,但是如何管理,讓這些工作這能夠 “有效 ” 產出,是管理這些知識工作者很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純粹以腦力來賺錢的公司。而軟體產業正式這個樣子的產業。

近日微軟申請了一個專利,根據英國泰晤士報十六日報導,這項專利是這樣子描述的:

a computer system that links workers to their computers via wireless sensors that measure their metabolism. The system would allow managers to monitor employees’ performance by measuring their heart rate, body temperature, movement, facial expression and blood pressure.

借由無線接收功能來連接員工以及電腦系統,而電腦會來衡量員工的新陳代謝。借由分析心跳、體溫、活動、臉部表情以及血壓,這套系統可以讓管理者可以用來監控使用者的工作效率。

我非常能夠瞭解這些主管的心情,而且我更加能夠瞭解不太瞭解如何編程的主管的心情。先說一個故事好了,最近我一個朋友在做一個專案,專案的對象是一個位高權重的主管,而想當然而這位最終使用者不會編程,而且他也沒有理由要會編程。不過這個專案的管理也真是糟糕就是了,連專案要到期時,需求跟介面都還在變動。而這位主管客戶非常不能諒解,”不過就是把 XX 改成 OO,需要花這麼多時間嗎? “,寫過程式的人都知道,有時候介面上面的小改動,或許在底層是一個很大的改動。以上的故事是否非常熟悉? 也許你的周圍也正在上演這種令人抓狂的事情,不但你的客戶在抓狂,你也快被你的客戶搞到抓狂了。搞不好那位主管還以為這群編程人員每天在電腦前面到底是在混些什麼的!?

接下來談另外一個面向,又是另外一個故事。我有一個朋友,程式能力非常好,因此許多問題可以很快的迎刃而解。有一個專案,一直在出麻煩,我的朋友過去後,發現不但程式寫得不夠彈性,在許多地方也沒什麼效率,因為他平常很喜歡寫程式,所以,對於這些工具還有該如何制定介面都非常清楚。因此,很快的,原本團隊三個人做的事情,他一個人就做完了,不但做完了,還做的很不錯。這個場景對任何編程人員應該也是熟悉到不行,因為一個學有專精的編程人員,是一個普通編程人員效率的5-10倍,因為一個好的編程人員不但程式寫的快,程式的效率高,產生的 bug 數跟 side effect 也比較少。

最後一個故事,會編程的人常常會碰到一個情形,有時候要解決一個很難的問題,或是要設計一個比較大的或是複雜的架構的時候,常常會沉思,而在旁人看來,這個傢伙似乎是在發呆。而常常針對一個複雜的問題才剛想到一半時,一通該死的電話過來了;使的自己的思緒被莫名的中斷,掛完電話後,又只好重新再想一次;好死不死,結果 PM 走過來問問題…於是一個問題就這樣被擱了一整天。

對於寫程式這件事情所需耗費的腦力極高,而所遇到問題的難度有時候還難以估量,往往有時候看起來進度很快,有時候看起來進度又變的很慢。而在科技業的知識常常都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以前的經驗所學,或許在新的科技出來以後變的通通無用,(或許有用,不過大部分幫助的成分有限),因此,很多的時候是必須要不斷地快速的學習。而在撰寫程式上面,這類用腦程度相當高的工作,就成了一個極大的黑盒子。或許我今天很快的解決了一個問題,但是我想要留一些時間來做一些我所感興趣的研究;因此,我估量平常時候,大概需要花個一天時間來解決,所以在多餘的時間內,我可以從事一些個人的生產。而在美國如此高度創新創業文化的國家,或許這個人還會在上班的時候想一些自己個人的事業,寫寫自己產品的 code,畢竟這麼高能力的人,同時做這兩件事情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因此,在討論過上面幾種情形之後,我們可以發現管理一個完全用腦袋來從事生產的行業從來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軟體業。回歸到微軟申請的這個專利上面,個人認為這種專利簡直過分到了一種極致,任何人如果想出用這種方式來管理員工,都是非常非常非常邪惡的一件事情。在網路剛普及之時,許多公司跟員工還在爭論著公司是否可以檢視員工的電子郵件;後來這一點大家在最後達成共識,因為電子郵件的確很容易把資料外洩。後來即時通訊軟體興起了,大家又在討論即時通訊軟體是否可以用在公司內部溝通,然後通訊軟體是否也要列入管查對象;結果,沒有任何意外的,通訊軟體的確也很容易達成洩密管道,因此需要被管制。

好吧,因為在公司所以所用的電腦設備以及所使用的網路是公司的,因此這些 “公司的工具”,本來就可以合法受到公司制度的管制,這是一點異議都沒有的。但是,什麼時候,我們去工作時還順便簽了賣身契? 如果真的有這種系統過了,這個系統又導入了,那是否意味著,員工在面試進入公司前,都需要簽個名,表示員工的身體在公司的這段時間是屬於公司的? 況且這個已經牽扯到了很多道德倫理問題了,公司可以無時無刻知道我的健康狀況,這意味著什麼? 一般的時候身體肌膚跟肌膚的接觸都已經算是很私密了,更何況還管到我的心跳血壓? 因此,提出這種專利訴求的公司,不是太過無知,就是太過邪惡。因為這樣子的系統在平和時期一定是遭到嚴重的反對,連導入的機會都沒有,既然沒有這種導入的機會何必提這種專利? 如果是有知,那就是太過邪惡? 因為既然現在沒有導入的機會,但是假以時日一定要找到機會導入。

真是可怕的科技提案,連我的腦子都要監視! 我嚴厲拒絕! 不過往好的方面想想,的確在知識工作者的管理上面還有更多進步的空間,但是是更基於人性化的管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I know M$ is an easy target to hate and ridicule. But it probably is the only company which holds tons of patents, but it never actively sues other companies.

    It is a funny tool and I don’t think M$ is serious about. If you ever wonder through the patent wonderland, you would know that it is a fantasy world with no-so-much reality connection.

    That patent may seem ridiculous to us. But, in the world without democracy, like Singapore or You-Know-What, I don’t have any doubt they will embrace it as the greatest productivity tool fast (if such tool works).

    So, behold, the M world of productivity is coming up …

  • I know M$ is an easy target to hate and ridicule. But it probably is the only company which holds tons of patents, but it never actively sues other companies.

    It is a funny tool and I don’t think M$ is serious about. If you ever wonder through the patent wonderland, you would know that it is a fantasy world with no-so-much reality connection.

    That patent may seem ridiculous to us. But, in the world without democracy, like Singapore or You-Know-What, I don’t have any doubt they will embrace it as the greatest productivity tool fast (if such tool works).

    So, behold, the M world of productivity is coming up …

  • 編程!?What’s that…

  • 編程!?What’s that…

  • 路人

    編程好像是大陸那邊的說法…

  • 路人

    編程好像是大陸那邊的說法…

  • Mr. Valentine’s Day

    我比較好奇「心跳、血壓、體溫、臉部表情」與「工作效率」之間能有定量的關係嗎?心跳越快工作效率越高? :p

  • 看完本文我也在想 情人節先生 提出的這個問題。
    工作效率要量化的話,不應該從生理反應(羞)來判斷吧?

    另外,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以前在實習的時候,
    常常會有”好心人”提醒我:
    「能花三倍時間做的事,絕對不要只花一倍時間做,
    不然只是給自己找麻煩。」orz
    如果真的有工作效率量化的一天,
    大家都不用打混了。
    花同樣時間做出同樣結果的兩個人,
    實力上真正的差距也可以看得出來,
    這不知道是好是壞?
    (那我還可以繼續打混嗎??? Q_____Q )

  • 看完本文我也在想 情人節先生 提出的這個問題。
    工作效率要量化的話,不應該從生理反應(羞)來判斷吧?

    另外,這篇文章讓我想到以前在實習的時候,
    常常會有”好心人”提醒我:
    「能花三倍時間做的事,絕對不要只花一倍時間做,
    不然只是給自己找麻煩。」orz
    如果真的有工作效率量化的一天,
    大家都不用打混了。
    花同樣時間做出同樣結果的兩個人,
    實力上真正的差距也可以看得出來,
    這不知道是好是壞?
    (那我還可以繼續打混嗎??? Q_____Q )

  • ㄚ桂

    「不過就是把 XX 改成 OO,需要花這麼多時間嗎?」
    這句話對於不懂和懂的人來說,都是一個經典…

  • ㄚ桂

    「不過就是把 XX 改成 OO,需要花這麼多時間嗎?」
    這句話對於不懂和懂的人來說,都是一個經典…

  • 吾以為….
    僕竊以為…..
    斯認為…..
    P2P式管理是管理知識工作者的一個好方法….?
    不過沒有實驗過….純粹猜想…
    不過如果可以解決Byzantine Attack (拜占庭攻擊)
    應該就是個好的P2P組織….

  • 吾以為….
    僕竊以為…..
    斯認為…..
    P2P式管理是管理知識工作者的一個好方法….?
    不過沒有實驗過….純粹猜想…
    不過如果可以解決Byzantine Attack (拜占庭攻擊)
    應該就是個好的P2P組織….

  • lakegreen

    為什麼這裡這麼喜歡大陸用語呀 除了這篇的”編程” 之前也有看到 “牛” “互聯網”
    我並不是特別排斥大陸用語 只是在台灣 這並不是廣泛使用的辭彙吧

  • lakegreen

    為什麼這裡這麼喜歡大陸用語呀 除了這篇的”編程” 之前也有看到 “牛” “互聯網”
    我並不是特別排斥大陸用語 只是在台灣 這並不是廣泛使用的辭彙吧

  • Pingback: 我不是在發呆,請不要打擾我。 | 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