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課堂文化

Posted by Mr. Saturday

國外的學生生活與國內的學生生活有什麼不同?Mr. Saturday來到美國也一陣子了,總算可以一定程度上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了。國內外的研究生生活其實是差不多的,特別是對於工學院的學生而言更是這樣。其中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享有很多的自由,無論是學術上或是個人生活上都一樣。單就上課來講好了,這邊的老師沒在點名的,要來不來隨便你,因為一方面很多課程都有遠距教學的學生在修課,點名點不到他們,另一方面幾乎所有的電機或是電腦科學的課程都是電視同步播放、網路delay live播放,學校有好幾台自己的電視台,本來就營造了一個學生不用到教室也可以學習的環境,點名實在沒有多大的意義。當然我覺得最重要的是,這邊的學生或是老師,並不覺得上課是一種痛苦,他們很自然地覺得去上課是一種學習的機會,而不是一種痛苦,不去上課是自己的損失,老師並不需要用點名來約束你。這就是他們自由意志的表現。如果不想去上課,你可以除了考試之外,完全不出現。是不是自己的損失,就由你自己來衡量。(講得好像我常常去上課一樣,其實我翹掉的課好像不算少)

極端一點的學生,整學期呆在家裡上網或是看電視,一樣可以上完全部課程,像我有一些problem session上了幾次之後就不去了,因為助教不太會教,口音又很重,所以我就在家看看電視教學就算,去系館的路是一條緩上坡,騎個幾次隔天腳就會疲勞,想想有時就懶得去系館了,不過最近倒是常常走路去上學,因為都窩在家裡沒運動也不是辦法,姑且就把上學走的路當作是一種運動吧。附帶一提,美國很多校園是大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尤其在加州,很多學校都是台大的好幾十倍大,開車繞一圈有時需要二十分鐘以上,所以走路上學,可以達到一定的運動效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美國與台灣大大不同的助教制度。其實可以直截了當地說,我們在一門課程之中,往往從助教學到的東西比從教授身上學到的還要多。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助教在整個課程中掌握的資源和權力相當地大。他們不只改改作業和考卷,每個禮拜還有固定的助教時間給大家問問題,另外還要每週固定一天為學生上固定的problem session,不僅講解作業,也同時教給學生更多老師上課沒有講的背景知識。而在課堂之外,還要抵擋學生如潮水般湧進的問題。這裡的教授個個大牌到不行,上正課以外的時間,有問題的話你大多時候也只能去問助教,教授在課堂之外可是不會回答你課程內容的問題的。教授在整個課程的教授,很明顯地是扮演一個帶領學生走大方向的角色,通常不會太拘泥於學問的煩冗細節,那些瑣碎的東西,你必須自己弄懂,或是從助教身上取經。大師的風采,往往不是來自於細節。所以這樣的角色扮演,我認為相當地成功也非常適當。當然,這裡有些助教,也會是以後的大師。

美國一個最大的不同點,就是這是一個民族的大熔爐,雖然最近美國加州有逐漸被亞洲化的感覺:印度、中國、韓國的學生不斷湧進美國。但是還是有相當多世界各地來的學生, 從這些人身上,你可以看到相當多不同的東西以及想法,比如說我從高加索人那邊學到什麼呢?答案很機車,就是他們數學很差,而且差到有時你聽到他問的問題,你會覺得一定是學校寄錯admission,不然他實在不可能進這間學校,甚至是有大學唸。這並不是我數學好或是怎樣,而是相較之下,高加索人的數學能力平均來講和亞洲人實在差太多了,我觀察了很久,亞洲人的數理程度相比之下相當優越,一些數學強的外國人也幾乎都是美國以外的國家來的,像是俄羅斯或是歐洲來的學生,展現出來的能力也是相當地強。這方面是高加索人明顯不及我們的缺點。

然而談到優點,他們相對於亞洲人最大的優勢,就在於他們不怕丟臉,再蠢的問題,他們想也不想就舉手問
舉例來說,目前聽到比較離譜的問題如下

「為什麼是 (x-5)^2 ?不是應該是 (5-x)^2 嗎?」
「什麼是共軛複數?」(就算高中沒學過,老師剛剛也已經講過了)

以及最經典的

「學生證在哪裡拿?」(開學好幾天之後)

其餘蠢問題族繁不及備載…但是,這就是他們的優勢,比起其他國家學生問個問題都要不好意思半天,他們就是一直問,拼命問,問到常常教授因為要趕課,才不得不制止他們,這種狀況我已經看過不知道多少遍了。有時後教授已經說叫大家先不要問問題了,還是有人不舉手直接插嘴問問題,反正很愛問就對了,美國人是相當以自我為中心的一群人,他們並沒有像華人有傳統的尊師重道的觀念,老師和學生往往站在較為平等的位置上,比較像是朋友,而不是上司與部屬的關係,有時候師生之間也直接以名字稱呼,相當隨性。所以上課起來,互動也更加地頻繁。而且每次上課上到一半,都會有遲到的人轟隆一聲打開大門,大剌剌走進來找位置,或是上課就把腳翹在前面的椅子上,一副不屑的樣子,還有就是上到一半不想上了,直接打包站起來走人,這些情況是每堂課都會看得到的情況,完全就是常態。,有一次是有一個人上課時不斷舉手問完一堆問題後,老師回答完,他覺得自己懂了,就跟老師說:「oh, got it!」,然後當場就在老師面前站起來走了,剩下的課他就不甩了,他今天出現的目的就是要問問題,問完就走人。我記得台灣學生不想上課想要落跑時,都是在下面先跟隔壁的同學竊竊私語說:「喂喂,好無聊喔,我想閃了~~~!」然後趁老師回過頭去寫黑板時,拎著包包像做賊一樣往後門衝出去;老師也常常點名,抓學生蹺課像是抓賊一樣,有的老師甚至沒辦法容忍學生遲到許久才進教室。這種情況是絕對不會出現在美國人身上的,該說這是一種精神還是一種習慣呢?我想都是吧。這就是美國的課堂文化。

在課程方面,我認為最大的差異性在於「完整性」,舉個例來說好了,一個從台灣來這邊念統計所的同學曾經到我們系上修最簡單的入門programming的java課程,這個課程是給這邊大學部剛進來的學生或是外系學生想學程式修的,他之前跟我聊到這門課的作業,他們第三週的weekly homework是寫一個Breakout遊戲出來,要有完整的GUI還有threading。我聽了真是傻眼,叫一個剛學程式不到一個月的人寫這種東西,實在是太狠了,而這只是這邊大學部的入門課,這邊的課程與台灣課程的難度差異,我覺得就是來自於完整性,倒也不一定是來自於教材本身的難度。寫這種程式,你必須要把很多剛剛才學到的東西拼湊起來,或是自己先往後看之後的教材,不然就是完全沒輒,台灣很大部分的課程,常常是片片段段,教完一個章節之後,就只出與那個章節相關的作業,一些跳過沒教的章節,作業題目、考試題目也不會出。要是不小心出超出範圍了,學生搞不好還會抱怨,然後助教還要站在台上不好意思地跟大家說,那些超出範圍的題目送分。結果一個學期下來,很少有老師把課本整本教完,學生也就根本不會去看一些課程的references。美國不是這樣,跳過沒教表示你要自己看,作業寫不出來,表示你要往課本和課堂以外的地方找,課程網頁上寫了哪些參考書,就表示你一定需要用到那些參考書,不然很多東西你做不出來,所以一個學期下來,你會看很多書,course loading自然就重,用的教材雖然一樣,結果卻收到完全不同的效果。

美國會培養出這麼多的人才,不是沒有道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
  • Phtsiotherpaist

    hi
    I read this article and think it is so interesting to shear my friends.
    Would you mind?
    Thanks a lot…

  • Phtsiotherpaist

    hi
    I read this article and think it is so interesting to shear my friends.
    Would you mind?
    Thanks a lot…

  • To Phtsiotherapist:

    Not at all. This blog is all about sharing. 🙂

  • To Phtsiotherapist:

    Not at all. This blog is all about sharing. 🙂

  • Melody

    Hello

    You get the really sense!
    I’m now studying in UK.
    All I feel is really different from in Taiwan…of course…especially in studying.
    In UK… is a little different from what you said… but the culture essential is not quite far.
    Happy to see such article…it really express the real life for us who are experienced the different culture. 😛

  • Melody

    Hello

    You get the really sense!
    I’m now studying in UK.
    All I feel is really different from in Taiwan…of course…especially in studying.
    In UK… is a little different from what you said… but the culture essential is not quite far.
    Happy to see such article…it really express the real life for us who are experienced the different culture. 😛

  • EMC2v

    “大方向”的啟發比專注在一些雞毛蒜皮上的事來得重要許多!
    就像父母帶小孩一樣, 你要是都保護的好好沒讓他去嘗試一下跌倒或失敗的機會, 以後小孩的”成功”機率相對減少許多. 當然啦, 這個要看您們對”成功”兩字的定義(從個人, 長輩, 及社會).
    我個人比較傾向我以後的小孩朝”大方向”的成功 –> 也就是有遠見的政治人物或企業家! 當然啦, 決對不會是我.
    所以…如果翹課, 喝酒, 交女(男)友…..樣樣來, 我不反對但會要求他(她)”責任”兩個字烙在心上. 該做的要做好, 該會的要會!

  • EMC2v

    “大方向”的啟發比專注在一些雞毛蒜皮上的事來得重要許多!
    就像父母帶小孩一樣, 你要是都保護的好好沒讓他去嘗試一下跌倒或失敗的機會, 以後小孩的”成功”機率相對減少許多. 當然啦, 這個要看您們對”成功”兩字的定義(從個人, 長輩, 及社會).
    我個人比較傾向我以後的小孩朝”大方向”的成功 –> 也就是有遠見的政治人物或企業家! 當然啦, 決對不會是我.
    所以…如果翹課, 喝酒, 交女(男)友…..樣樣來, 我不反對但會要求他(她)”責任”兩個字烙在心上. 該做的要做好, 該會的要會!

  • Kevin

    你讀berkeley嗎? 我從很有坡+電視podcast亂猜的。

    我真的很喜歡上課不用點名,”你有本事自己學幹麻還來聽我碎碎唸”。有些教授還會說,”下一堂課教的內容不是很重要,學過的人就去拿那個時間去海邊享受加州陽光吧。”

    我還觀察到不點名這點很有意思,數理科的教授通常不會管學生有沒有來上課,但是文科的教授就一定要學生來上課,文科Discussion還會點名。感覺跟台灣教授一樣,make themselves seem more important than they really are,逼別人來上課顯得自己教的內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知識。

  • Kevin

    你讀berkeley嗎? 我從很有坡+電視podcast亂猜的。

    我真的很喜歡上課不用點名,”你有本事自己學幹麻還來聽我碎碎唸”。有些教授還會說,”下一堂課教的內容不是很重要,學過的人就去拿那個時間去海邊享受加州陽光吧。”

    我還觀察到不點名這點很有意思,數理科的教授通常不會管學生有沒有來上課,但是文科的教授就一定要學生來上課,文科Discussion還會點名。感覺跟台灣教授一樣,make themselves seem more important than they really are,逼別人來上課顯得自己教的內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知識。

  • wins ton

    借分享,寫得太好了。